height="a"/>

約拿出了城,在城東坐下;(約拿書4:5上)

約拿在城東坐下,想一想,為什麼要去東面?他想看夕陽下的尼尼微,想要上帝履行祂的諾言──會好起來的!祂施行毀滅──摧毀這座城。那麼約拿也就快意泯恩仇了,他心愛的家鄉也就不會受到亞述人的威脅了。大致如此!

四十天的宣告過後,全城人披麻衣、坐爐灰進行懺悔,目睹史上最偉大的復興,約拿不應該出西門嗎?為什麼是城西?那樣他可以看到太陽上升起,照耀一個不再罪惡、不再欺凌他祖國的新尼尼微。想像回歸故裡,告訴國王亞述的問題已經解決了,是的,恐怖分子的威脅消除了。

但是約拿要的不是解決,他要的是報仇,他渴望的是滅絕,他需要的是自己同胞免除威脅的證明。還有什麼證明比這大城成為廢墟焦土來得有力呢?

我在思索:今天我們對解決衝突的方案感興趣嗎?

神的解決方案:改變生命。世人的解決方案:子彈和炸彈。哪一個更有力量?

林肯總統曾被問到,為什麼不消滅敵人,反而要代說好話?林肯回答,“我若化敵為友,何來敵人?”

你生活中可以和誰化敵為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