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eight="a"/>

可是約拿卻起來,要逃往他施去,躲避耶和華; 他下到約帕,找到了一只要開往他施去的船; 他給了錢,就上船,要和他們同往他施去,離開耶和華。(約拿書1:3)

理解約拿比理解其他先知要容易,其他先知是那麼神聖,約拿卻和我們普通人一樣。

上帝說,去吧!

約拿說,不去!

約拿的根本問題在於:他太愛自己了,他想,“上帝會讓我出醜,我會丟臉的。”

他不想為耶和華之故做個傻子。

他接受神,但不接受神的國。他要祝福,不要責任。

他沒有讓人們在跨向地獄前深思熟慮,而是任由他們去。面對迷失者,他沒有憐憫心。

他心繫的是金錢,因此他並有向東去伊拉克,而是掉頭西去了,買了一張環游地中海的船票。他想這是他的錢,想怎麼花就怎麼花。他沒有換個角度想,自己花的是上帝的錢。消費神的錢,卻不聽神的呼召。

我們都肩負重擔,稱之為“大使命”。“所以,你們要去使萬民作我的門徒,”(馬太福音28:19上)我相信在每個時代都有許多人受到神的呼召去履行這大使命,而太多的人做了逃兵。

我們的熱血何在?上帝不欲使任何人滅亡!包括尼尼微人,阿姆斯特丹人,紐約人。我們對當世的尼尼微負有責任。

我們何以不為穆斯林哭泣?我們何以不為原教旨主義者哭泣?

因為我們更喜享受?

在享受和挑戰之間,一個人必須做出選擇。

為了享樂,你可以傾其所有:電視,收音機,文學書籍,環游世界,分時度假,運動,旅游(包括去耶路撒冷),奢侈品,食物,外出就餐,林林總總的家庭消費。之後,我們失去所有,所有的所有。

我們在消費時一擲千金,然而花費在上帝派發的工作上的卻那麼吝嗇。我們“借貸”買東西,而會為了使命“借貸”嗎?自己沒有的,也沒法給。“擁有(to have)”一詞不是聖經詞彙,希伯來語中甚至沒有這個詞。“將來(to be)”才是聖經詞彙,“to be”正是耶和華的名字。

挑戰無需金錢──它需要你的生命。

我們只是管家。

所擁有的一切都是神托付給我們暫時保管。

“這樣看來,我們各人都要把自己的事向 神交代。”(羅馬書14:12)

約拿之所以逃跑,是因為他把機會看成了敵人,而不是把敵人視為最大的機遇。

對流落人間的可憐人,你是否會心懷悲憫?如果是,你又為他們做了什麼?如果不是,那又為何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