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eight="a"/>

水手們都很懼怕,各人向自己的神大聲呼求;他們為了減輕船的重量,就把船上的東西拋在海裡,可是約拿卻下了船艙,躺著熟睡了。(約拿書1:5)

太多人背道而馳,卻以為拼命奔跑就可以抵達目標。

約拿身處錯誤地點:此刻,他應該踩在尼尼微堅實的土地上,而不是步履蹣跚地在顛簸的甲板上。他和錯誤的對像在一起:此刻,他應該和尼尼微城的罪人以及需要得救的人們同在,而不是和這些水手在一起。

當然水手們是有信仰的──身處困境時我們都有!當他們向各自的神呼求,努力挽救這艘船時,他們驚訝地發現,這個問心有愧的人竟然睡得如此安穩。

約拿有個錯誤的神學觀:神只關心猶太人。他對外邦人有個錯誤的態度:沉淪吧!(什麼都不做或逃跑都是同樣的表達:沉淪吧。)

但上帝也愛失喪的人,祂給我們重新來過的機會。是的,如今也是這樣,上帝仍未毀滅這世界,或你,或那位將在你的“尼尼微”遇見的人。

問題:這世界已經錯過回轉的節點了嗎?

我相信不是這樣。希望依然在,神仍然會來改變一座城,一個社會,一個民族。我們如何能認識到:當下正是向這個瘋狂世界宣告上帝解決方案的時候?是否一定經受幾次恐怖襲擊才能把我們敲醒?

回答:誰知道呢?(約拿書3:9)神知道,祂在呼召你,你可能不知道答案,但你認識上帝──認識祂的性情,祂的愛。只要能認出祂的聲音,那就夠了。

很多基督徒並不認識上帝,他們在城東坐下(約拿書4:5上),看著太陽在這個罪惡的世界徐徐落下,看著文化毀滅,人們失喪。他們只是坐著,從電視屏幕上看這一切。

這是基督信仰旁觀者。

“生而帶著鉫鎖是可怕的,

死而帶著捆鎖是可悲的,

但更可怕的是沉睡,沉睡,在自由中沉睡。”

(來自烏克蘭詩人塔拉斯·舍甫琴科的一首詩“時光逝去”,

在共產主義統治下的捷克斯洛伐克廣為流傳。)

你是否在這樣生活:仿佛世界已無可挽救?還是在尋求機會為改變世界而添磚加瓦?什麼機會可以讓你投入並發揮作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