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eight="a"/>

船長走到他面前,對他說:“你怎麼啦!睡得那麼熟?快起來,求告你的神吧!或者  神會記念我們,使我們不至於喪命!”(約拿書1:6)

船長想盡辦法,命令水手減輕負擔,把貨物扔下船去。即使他們能死裡逃生,那麼這一趟貨運的收入也沒了。有人提議禱告,於是全部水手向各自的神祈求,然而風暴越來越猛烈。

船長在呼嘯的海風中喊道,“我沒了主張,誰還有辦法啊?”

有人回答,“你們看到那個在約帕上船,神經兮兮的希伯來人嗎?剛才咱們從貨倉搬貨物時,他仍在睡大覺!”

另一個人說,“他為什麼不禱告?”

“我去看看”船長說,他手抓欄杆,吃力地一步步走下台階,走到約拿床邊,沒錯,這個希伯來傢伙還在睡著,竟然在打著呼嚕!

如果沒有其他什麼能喚醒我們,大概“失去”可以。

約拿逃避神,可是異教水手著他回轉歸向神。聽著很怪,在生死攸關之際水手們催逼約拿。

當今也是如此。幾年前我與哈馬斯領袖和創建人之一穆罕默德·扎哈爾交談過,我請他停止在以色列的人肉炸彈行為,因為“耶穌反對暴力”。扎哈爾悲哀地搖搖頭,說,“可是,安得烈,耶穌已經不在這裡了。”

我直想喊出來,“可我在這啊!你在我身上看不到耶穌?”

還有一次,一位心繫同胞現狀的優秀巴勒斯坦教授向我請求,“安得烈,如果你和耶穌相交甚好,能請祂快點來幫助我們嗎?”這是個誠懇的請求。

船長也正是這樣請求約拿。

為什麼水手請求約拿呼求他的神?因為他可能有辦法滿足他們的需求。約拿曾告訴他們自己在逃避上帝,顯然他認識自己的神,而水手們卻不,所不同者是:約拿與神有關係。如果他與神相交甚密,那麼沒準能替他們說情。

你,可聽到迷失者的哭喊?他要我們醒來,給他們送去希望。你抗議,“他們從來沒問過我的信仰,沒有像水手那樣問過約拿。”是的,或許沒人問過你,因為你的生活與眾人無異,沒有人欽羨你,沒有人想得到你所擁有的。你凡事保持中立,甚至從不得罪人。

活著,卻不知為何來到這世上,這是可悲的。 死去,卻不曉得為何走這一遭,這也是可悲的。

上一次有人問你為什麼與眾不同是什麼時候?有人問過嗎?為什麼問?為什麼不問?如果有人這樣問你,你知道該如何回答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