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eight="a"/>

眾水包圍我,幾乎置我於死地;深淵環繞我;海草纏裹我的頭。我下沉直到山麓,大地的門閂把我永遠關閉;耶和華我的  神啊!你卻把我的性命從坑中拉上來。(約拿書2:5 – 6)

約拿在這個墳墓裡想要什麼?一本聖經?

還是一盞閱讀燈?一片漆黑,他沒有手電筒──即使有也用不了。就算他有一本袖珍版聖經,海水也會把書浸壞,魚的胃酸也會把書頁腐蝕。

在魚腹中輾轉騰挪之際,沒有什麼可抓住的──除了背下來的、熟記在心的一些神的話語。

約拿的禱告沒什麼原創,都是直接出自聖經。聽“詩篇”18的這一節:“死亡的繩索環繞我,毀滅的急流淹沒了我,陰間的繩索圍繞著我,死亡的網羅迎面而來。急難臨到我的時候,我求告耶和華;我向我的神呼求。”(詩篇18:4—6)雖然約拿沒有完全照搬,但可以看出他的禱告來自這一篇,還有更多來自詩篇31篇,50篇,69篇,142篇的詩句。

若身處絕境,手邊沒有聖經,你能信手拈來背出一些聖經段落嗎?1973年3月12日的美國“時代” 雜志有一篇文章,講述戰俘被關押在號稱“河內希爾頓”的地方,他們的重點活動就是各自憑記憶拼湊聖經。誰記得哪些篇章都貢獻出來,我在想這本集思廣益的聖經有多厚?如果我在相似的條件裡,靠記憶整理的聖經又會有多厚?

這些年來,我認識很多因信仰住過監獄的基督徒,記得聖經最多的好像也是活得最好的。王明道在獄中度過了二十三年,他說,“假如我早知道二十三年都沒有聖經,我一定會用更多時間好好背誦。”

當到了最黑暗的時日,是什麼給你力量?

“我把你的話藏在心裡,免得我得罪你。”(詩篇119:11)

如果你不幸入獄,手邊沒有聖經,你記起的聖經會有多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