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eight="a"/>

約拿就動身,照耶和華的話往尼尼微去了,(約拿書3:3上)

約拿可能是步行到了尼尼微城,從地中海到幼發拉底河東岸的亞述首都大約有四百英裡遠。沒人讓他搭順風車,有看他一眼的,但也一溜煙走了。假設他一天走二十英里,那就足足走了二十天。

約拿是怎樣運用這段時間的?他可能在准備講道,但上帝已告訴他怎麼說了,於是他可能天馬行空地想了很多:很感恩,自己還活著,但要去一個不想去的地方──亞述,那是仇敵的地盤,不由想到他們對自己同胞的所作所為,更糟的是,此行並未得到耶羅波安二世的批准,這可能被視為變節通敵,除非……

他的信息很明確:尼尼微城將在四十天後毀滅!這讓約拿心癢難搔:神會怎樣做?恐怖場面肯定是免不了的:亞述人要為所有的殘暴罪行付出代價!應該不是洪水,他才剛看到一道彩虹,他想起神承諾過不會再用洪水毀滅世界。那會不會是烈火?就像所多瑪和蛾摩拉那樣。要不要先來一場地震?然後一場大雹災,繼而天降烈火燒掉殘存的一切。無人存活,甚至一狗一貓!

如果這些發生,約拿將便可以榮歸故裡,當他向朝廷報告以色列最大的問題已經解決,又會受到怎樣的殊榮禮遇啊。他很樂於報告這一喜訊:“陛下,好消息,你們不用再擔心尼尼微了!”

但一個念頭讓約拿的心猛地一沉,世事豈能盡如人意,萬一……尼尼微居民果真聽從約拿的宣講,然後懺悔。於是……約拿了解上帝做事的方式,看看祂加諸自己的一切。他又如何向耶羅波安解釋?“陛下,我向尼尼微居民佈道,他們悔過了,說再也不騷擾我們了。”是的!朝廷會嘲笑他,判他叛國罪,與敵國暗通款曲,這可能意味著死刑。

他得說服國王和謀士這是上帝的作為,不是他。應該由神負責,祂救約拿於風暴和魚肚中,等一下,這就是說,神同樣會救他脫離國王的怒火。驀地,他不再懼怕,國王怎麼對他,都不會比在魚腹中的經歷更差了。

耶穌說,“健康的人不需要醫生,有病的人才需要,‘我喜愛憐憫,不喜愛祭祀’,你們去想一想這話的意思吧。我來不是要召義人,而是要召罪人。”(馬太福音9:12 – 13)

你是如何向病人傳遞這信息?你介懷其他基督徒看到你向“敵人”傳揚福音時會說什麼或作何感想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