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eight="a"/>

這尼尼微是一座極大的城,要三天才能走完。(約拿書3:3下)

夕陽西下,旅人返家。門扉緊扣,夜幕降臨時門要關好,週邊並非安全之境,只好躲在四堵牆內。這真糟透了。

在從田地往家趕的勞作者中間,有一個形容憔悴、衣衫破爛的人,衣服發散著一股怪味。即便在擁擠的飯館,你也不會選他身旁的座位,去教會也是!他渾身有一股魚的腥臭味兒。

他的模樣比味道更不堪,眉毛鬍子都沒了,頭髮也沒剩幾根,臉色蠟黃,好像被人潑了硫酸,想想也是,他不是剛在一條大魚肚子的胃酸中浸泡了三天嗎?在這暮色朦朧的時刻,約拿神不知鬼不覺地潛入了這座大城,這不是開始宣告的時辰。

約拿帶來了一個信息:四十天後,尼尼微城將要毀滅。他可以把今天作為此次使命的第一天嗎?那麼明天就是尼尼微之行的第二天,而他又將在何時開始宣講,在哪裡宣講?怎樣講?他心裡沒底,不論如何,他當開口──他別無選擇,也許,只是也許,他可以以這句話作為開頭:“還有三十九天……!”

他住進一家小旅館,漫漫長夜,無法成眠。身體輾轉反側,內心也七上八下,最後只盼天快點亮了,但這也不能給他帶來安慰,對於將至的一天,他是心存恐懼的。

算了,他把疑慮交給上帝,稱這一天為“尼尼微行動首日”,他會去宣布,“四十天後,尼尼微將會被毀滅。”

那為何約拿又感到惶恐?是什麼讓他不安?是這座城市的現狀嗎?顯然他們不了解上帝。尼尼微失喪了──每個男人,每個女人,每個男孩,每個女孩,統統會失去,永遠。

現在,我們不再這麼認為了,是嗎?如果真的相信這樣,我們豈不會,即使光著膝蓋也要爬過滿佈玻璃碎片的田野,去尋覓失落的靈魂呢?

我們一切所做的皆源於所相信的。在每一樁犯罪行為、不道德的行為、每一樁恐怖行為都是,自殺式炸彈襲擊者同樣也有強烈的信念。

無為,揭示了我們的觀點。如果不採取主動,不進取,這世界就會因為他們所信的,任邪惡橫行,任良善躲到角落哭泣。

約拿知道尼尼微失喪了──抑或不知道?但無疑他是唯一能對此做點什麼的人。

你也能。但是恐懼……

恐懼 (FEAR) 最貼切的定義是:假像看成真相(False Evidence Appearing Real)。現在,我們腦補了穆斯林這一敵人形像,我們恐懼原教旨主義者,害怕穆斯林國家擁有了原子彈武器所帶來的後果,害怕移民西方、成為我們鄰居的穆斯林推行伊斯蘭法,這些不就是我們恐懼的由來嗎?

也許,是因為我們心存恐懼,因此我們不願對穆斯林說“上帝愛你”。

你在害怕什麼?是怎樣的恐懼使你不敢跟從主?不敢和失喪的人分享神的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