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eight="a"/>

“你要警醒,堅固那剩下將要衰微(原文是死)的。” (啟示錄第3:2上)

這節經文大大地影響當年年青的安得烈弟兄,自此他開始參與服侍受逼迫的基督徒。為要堅固那剩下將要衰微的,他將聖經分發給那些無法輕易獲得上帝話語的人。如今弟兄雖然已逾年八旬,依然和他的團隊〈敞開的門〉一起,積極服侍受逼迫的基督徒。

1955年,一名年青的荷蘭宣教仕安得烈弟兄在一次波蘭旅程,出席了由共產黨舉辦的青年大會,他發現基督徒根本不能獲得聖經,宗教自由只是名義上的東西。自此他展開了冒險之旅,矢志要將寶貴的聖經送到波蘭及俄羅斯等當時的鐵幕國家去。brotherandrewvw3_gt

這項工作異常危險,拿著滿載聖經的手提箱通過邊界時,他祈禱說:“主啊,當祢在地上的時候,祢曾經開了瞎子的眼。如今,我求祢反過來使那些開眼的瞎了吧。那些檢查員,祢有什麼不想讓他們看到的,就求祢障了他們的眼。”

安得烈弟兄的故事已記載於我們早年的作品〈奉天承運〉,書中充滿幽默、心碎和來之不易的生命教訓,激勵人回應神而走上信心的旅途。通過這書和聖靈的工作,安得烈弟兄在荷蘭的小型團隊,已經發展為在27 個國家設有辦事處,並在全球60多個國家服侍,矢志堅固受逼迫基督徒的國際事工團隊。

估計安得烈弟兄曾到訪的國家達125個,一直服侍有需要的人和宣揚基督。在他多次的旅程,他說沒有一本聖經被沒收,被抓也不過三次而已。

給教會的挑戰
安得烈弟兄認為伊斯蘭教的迅速蔓延有可能成為今天基督教會最大的挑戰。他帶著這個信念,通過當地人的友情,還有上帝的保守,曾與哈馬斯、伊斯蘭聖戰組織和真主黨的領袖會面。他也是少數經常地以基督大使的身份,前往中東拜訪這些組織的西方宗教人士。

安得烈弟兄也突破了基督教裡宗教圈子的藩籬,在天主教和科普特正教教會講道。

他在不同場合經常會說的就是:“我們的機構名為〈敞開的門〉,是因為我們相信,不管到哪裡或在什麼時候,任何門都是敞開的。我真的這樣認為。”

“只要我們願意去而不擔心能不能夠回來,每一扇門都是一直敞開著,讓我們進去宣揚耶穌基督的。”

確實,這些年來安得烈弟兄帶領〈敞開的門〉進入許多不同的國家,其中很多地方是基督徒所不願意進入的。通過各國當地基督徒網絡的帮助,〈敞開的門〉每年秘密分發逾百萬本聖經。

通過神學院、面對逼迫講座、經濟支援、讀寫以及職業培訓,〈敞開的門〉在最危險的國家,每年培訓成千上萬的牧師和教會領袖。

安得烈弟兄與阿爾詹森的著作《Light Force》裡,敘說了他在中東的事工。他也寫了另外十本書訴說他在像中國、中東、蘇丹和古巴的地方的經歷。

如今,安得烈弟兄與他的妻子,可侶,居住在荷蘭,有五個孩子和八個孫子。他仍然非常活躍於〈敞開的門〉的事工,忠於使命,繼續服侍受逼迫教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