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eight="a"/>

圖像:聖馬竇修院(Mar Mattai)

 

摩蘇爾是伊拉克第二大城巿,附近的聖馬竇修院(Mar Mattai)在摩蘇爾以東40公里,收容不少從該城逃出的難民,建於公元363年,是現存古老基督教修院之一;修院代理主教約瑟神父(Father Yousif)身在戰線,深明伊拉克基督徒目前苦況。

 

「你的名字列在死亡名單首位。」

「我們家一直住在摩蘇爾。我兄弟給伊斯蘭國殺死了,」約瑟神父稍頓:「遇害那天,是他生日。」

約瑟神父說,兇手故意在那天下手,旨在恐嚇眾基督徒。「他們甚麼都知道,故意在星期四晚下手,是周末前一晚,醫院沒有醫生值夜班,選那天下手,目標就死定了。」

神父另一個兄弟也在死亡名單上,他和家人後來逃往附近的庫爾德斯坦。神父的家人也先後遷離了摩蘇爾。

「我兄弟遇害前幾個月常常說:『我們罪孽深重,惟有[主耶穌的]寶血才能洗淨!』他是為耶穌的名而死的,是我心目中的英雄。」

談到伊拉克人,約瑟神父的話帶著預言意味:「耶穌往各各他路上,曾對幾個婦女說,不要為他哭,要為她們自己哭。因為當樹木青翠的時候,人尚且這樣做,何況乾旱的時候呢?」

「逼迫於我們是榮幸。」這位伊拉克修士說。

當被問道會否寛恕逼迫他的人時,他微笑說:「你看,有一天他們可能會認識神的。

「我寛恕他們。我敢說,我兄弟的妻已經原諒殺夫兇手了。」

「使徒保羅也逼迫過基督徒,後來他卻認識耶穌,信主了。」

 

「快把孩子帶走!」此後兩年,丈夫音訊全無

iraq161020-1

(凱里德的妻子漢娜與兒子占米爾已有兩年沒見到他了)

圖像來自:World Watch Monitor

伊斯蘭國聖戰士迫近,2014年8月6日,尼尼微平原上克拉克斯鎮(Qaraqosh)的基督徒開始撤離。當晚,凱里德(Khalid)叫妻子漢娜帶七個孩子先逃,答應會隨後趕上。

「他以為襲擊只持續一陣子,大家很快會回來的。」漢娜哭著說。

但這次不同,「他趕不上了。」漢娜說。最後聽見丈夫消息,是在2014年8月10日;凱里德讓妻子帶走手提電話,他自己沒有電話。

漢娜目前住在埃爾比(Erbil),與另外兩個流離家庭共住一屋,有三個房間,每家住一間。她和兒子占米爾在一起,他今年11歲;另一個兒子在軍中服役,矢志解放克拉克斯脫離伊斯蘭國魔掌。

「大兒子很想回鄉,看看克拉克斯我們老家的房子。今年5月他在立山(Tel Skuf)那邊打伊斯蘭國的時候中了槍;他快要結婚了。」漢娜說:「但要知道凱里德的消息,我們的喜樂才會滿足。」占米爾很掛念爸爸,聽見媽媽提爸爸的名字,眼淚滾滾而下。

「我常常帶著凱里德的照片到處查詢,看有沒有他消息。」漢娜輕聲說著,眼眶都紅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