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eight="a"/>

圖像:敞開的門支持者與尼日利亞的基督徒

 

「婦女服侍婦女(Women to Women)」事工在安妮‧肯潘金Anneke Companjen)的帶領下,使許多受到逼迫的基督徒女性不再做無名的沈默羔羊。敞開的門慶祝其成果,但事工團隊卻有更遠大的展望。接下來幾年,針對受逼迫教會里的女性的「創傷復原輔導」將會是重中之重。

來自18個國家的超過20位女性於9月底在南非的埃爾默洛齊聚一堂,既是為了10週年慶,也討論針對婦女事工方向。在敞開的門旗下創立這個婦女事工的

安妮‧肯潘金回顧過去的10年說:「2006年,我和丈夫約翰一起出行去與兩對中國夫婦會面。一次秘密會議上,男人們先講述了自己的故事。然而接下來,我就問婦女們『你們過得怎麼樣呢?』之前,只有男人的見證才會被人們聽見,但是現在女性也有了發言的空間。」她繼續講述:「從前中國教會的領袖是不會專門擠出時間來陪伴太太的;他從監獄里獲釋之後首先會造訪教會執事會,而不是先回家看太太。這其實是不夠屬靈的。」

414knqakuol

安妮寫了兩本有關受逼迫教會中婦女的書。《隱藏的悲傷,長存的喜樂(Hidden Sorrow, Lasting Joy)》和《夜間的歌(Singing in the Night)》幫助全世界的人們認識了「婦女服侍婦女」的事工。這些書不單講述了婦女的故事,更記述了她們在逼迫之中學到的寶貴功課。自從她寫下這些紀實文學以後,敞開的門特別針對受逼迫教會中婦女的事工就發展起來,如今在每個大洲都生根發芽了。

來自法國的海倫娜(Hélène Fisher)是「婦女服侍婦女」的國際協調專員。她對此事工感到驚嘆:「這個事工對受逼迫教會中婦女的生活有著真誠的關注,同工們也真心願意在她們的生命中進行情感和屬靈的投入。基督徒婦女因為信仰的緣故,特別容易成為目標。逼迫對他們及其家人的衝擊是深刻而充滿傷害的。對於『婦女服侍婦女』而言,挑戰在於如何為她們帶去鼓勵和醫治,以及如何堅固她們的信心。」

「『婦女服侍婦女』在8個國家活動,在那裡動員姊妹們發起禱告和行動委身。在敞開的門服侍的大多數工場區域中,都已經有了專門服侍女性的事工。由於男人通常因為經濟原因或者逼迫而無法時常在教會中出現,婦女們就成了受逼迫教會的主幹,因此通過我們的項目來支援她們是至關重要的。」

海灣地區的一位姊妹分享了關於一位阿富汗穆斯林歸主者的見證,她毫無畏懼地向人們分享福音。她說:「我們不害怕,因為主耶穌快要來了。當祂到來的時候,我很期待親眼見祂。」

「婦女服侍婦女」的協調員林斯克(lienske van den Berg)為荷蘭地區的4000名積極委身和禱告的婦女而感恩。她談到了其中一個姊妹小組的榜樣:「婦女們在農場上聚集,為巴基斯坦和其他國家的婦女們禱告。她們雖然不認識這些海外的姐妹,卻滿懷同情地為她們禱告,並且與這些禱告對象感同身受。」9月10日,名為「婦女為婦女走動」的籌款遊行活動在荷蘭的11個省份展開。結果共有450名婦女參與,為埃塞俄比亞的婦女項目籌得40,000歐元。

展望未來,林斯克指出一個很大的需要:受逼迫教會中婦女的「創傷恢復輔導」。「我們急需建立更多新的創傷恢復輔導項目,來滿足許多國家婦女的需要,因為逼迫和強暴所帶來的痛苦和創傷是巨大的。然而,這種需要也並不僅限於婦女,受害人的全家都受到影響,而敞開的門正與弟兄和姐妹們一起並肩行走,共同面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