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eight="a"/>

耶和華  神安排一棵蓖麻,使它長起來高過約拿,成了陰影遮蓋他的頭,免他受苦;約拿因這棵蓖麻,就大大歡暢。(約拿書4:6)

注意這一章約拿情緒的波動,開始“非常不高興(第1節)”,心內鬱悶,“耶和華啊!現在求你取去我的性命吧,”(第3節上),現在又開心起來,再多看幾節,發現他又憤怒得要死,我敢說約拿心情很不平穩。

本該開心的時候卻憤怒,這件事很蹊蹺。他剛目睹過史上最大的復興卻不振奮,卻為上帝為他安排的一棵蓖麻而歡暢,這很不對勁,成千上萬的人得救,卻為之憤怒,而小小的一處蔭涼反而讓他喜樂起來。

當然上帝的蓖麻比他自己搭的棚子好得多,寬大的蓖麻葉遮住了陽光,他那幾乎禿頂的頭涼快了。

約拿的觀點整個出錯了。保羅告訴他的弟子,一個好的戰士“要使那招兵的人喜歡。”(提摩太後書2:4下)也就是說,不要再挑選讓自己喜歡的,要去愛人,要做有益處的事。約拿並沒有去討那位揀選他的喜悅,卻獨愛上帝給他安排的舒適環境。

我的好朋友彭柯麗(《密室》的作者)幫我學到了這寶貴的一課。我第一次去她的新居做客,多少年來她一直在全世界奔波,隨身家當都在一個行李箱裡,一直沒時間在荷蘭自己的家安住幾天。長談後準備告辭時,她對我說,“安得烈,要始終向下看。”

我感到這話很奇怪,柯麗是結識多年的朋友了,我糾正她,“你的意思是向上看吧!”

她嚴厲地看我一眼,責怪道,“不對,我說的是向下看,從上帝的視角看這世界。”

另一件事讓我更深地認識了這句話,一次,我和太太參加了一場在哈爾德韋克文化中心舉辦的特殊音樂會,一場為嚴重殘疾者舉辦的公益音樂會。由於我們一個兒子和這些殘疾人一塊工作,我們成了特邀嘉賓,坐在前排,周圍盡是坐在輪椅的身殘者和智障者。那個下午的演出很激勵人,我看到前面很多朋友雖然不能說話或無法拍手,但隨著節拍擺動著身體,在演出間隙,我太太小聲對我說,“你覺得上帝會不會看著他們,想著他們本來的摸樣?”

把焦點放在魔鬼對上帝創造的干擾,以這個視角來看失喪者、乞丐、罪犯、墮落者,殘疾人,這是個很傷感的想法。我的好友彭柯麗從不會從這個角度看,於是我回答道,“上帝不會看著這些人,想他們過去本可以是什麼樣子,而是會想他們將來可以成為什麼樣子!”

這才是一個神聖的視角,因為終有一天所有被造物都會展現該有的模樣,基督裡的所有人都會獲得新生!

約拿需要看到尼尼微人被上帝更新後的新模樣,而不是現在的樣子。

如果我們從上帝的視角俯視蒼生,眼裡就不會再有敵人,他們只是暫時迷失的人,然後我們會擁有改變世界最基本的工具:憐憫!

你生活中是否有你想要放棄、而上帝認為還有希望的人?你的視角該怎樣改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