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eight="a"/>

“尼尼微荒涼了;有誰為她悲哀呢?”(那鴻書3:7中)

尼尼微的故事沒有隨著約拿的退場而結束。

一百三十年後,另一位先知也為亞述宣告,那就時舊約中緊接著約拿書之後的第二卷書──那鴻書,若換了約拿,他會樂於宣告這佈道信息,在自己國內隔著安全的距離,無需去尼尼微。

那鴻要宣告的是:神的憐憫不是沒有邊界的,清算的日子總會到來。“耶和華不輕易發怒,可是大有能力;他絕不以有罪的為無罪。”(那鴻書1:3上)這個日子於公元前612年到來,亞述的大城尼尼微毀滅了。

尼尼微人把約拿所教訓的傳給下一代了嗎?莫非他們懺悔只是為了保全性命,而不是真誠的悔改?觀乎約拿的態度,我猜並沒有出現門徒,沒有人教導聖經中的神,當然國家也沒有與以色列修好。眼前受審判的威脅解除了,但尼尼微罪惡的根源還在。

尼尼微人經歷了神的恩典,喚醒他們的鬧鐘已響,而他們按了貪睡按鈕,接著呼呼大睡去了。

神把責任歸於領導人,“亞述王啊!你的牧人睡覺,你的貴族安歇,你的子民分散在各山上,沒有人招聚他們。”(那鴻書3:18)

約拿和那鴻的信息讓我深思,在和平繁榮的年代的我們可能正處於巨大的危險中。有時逼迫或苦難能讓我們保持警醒,媒體發現自911事件後,美國教堂爆滿,一個月後又恢復正常。我們荷蘭遭受德國侵略時也一樣,二戰結束人們便不再去教會。

那麼約拿和那鴻教了我們什麼?

今日穆斯林世界和尼尼微一樣,沒有得到神的恩典。

我們會立刻去翻閱那鴻書審判的信息嗎?

我們是否也會聽到對約拿的呼召,然後也逃之夭夭?

或者是在聽到召喚後以憐憫回應?我們怎能不把神奇妙的恩典轉告給穆斯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