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eight="a"/>

阿伊莎•伊森谷(Aisha ithungu)成為基督徒後,她就不再希望人們叫她阿伊莎了,而是想要改名蘇珊•伊森谷。「伊森谷(Ithungu)」這個名字在當地傳統中的意思是「家裡的第6個女兒」。她的父親是一位穆斯林巫醫,拒絕讓蘇珊病重的剛果裔母親就醫,母親就逃回了位於剛果的娘家,把蘇珊和弟弟丟給丈夫照顧。

父親發現蘇珊信主以後,就把她關在一間不通風的骯臟房間里,不給她水和食物。直到三個月以後的2010年10月,鄰居才發現蘇珊被囚禁於暗室之中,於是報告了當局。蘇珊能存活,全靠弟弟趁父親不在家時悄悄拿水和食物給她。

人們把她送到一間烏干達鄉村醫院時,她嚴重營養不良並且身受重創。之後,她經歷了極其痛苦的康復之路。她先是從鄉村醫院轉院到了坎帕拉,後來又轉院到了肯尼亞的內羅畢。醫生不斷地發現她受遺棄和監禁所留下的病症,很快人們就意識到,除非上帝施行神跡,並且有親友的緊密陪伴和護理人員的超人耐心,否則讓這個不凡的少女徹底走向康復是不可能了。

對於敞開的門事工而言,能夠擔負蘇珊的醫療費和教育費用,以陪伴她走過這段歲月,是不勝榮幸的。過去6年以來,我們見證了她勇敢地踏出康復必經的每個痛苦階段,更見證了她一路走來所實現的驚人的屬靈成長。

蘇珊於2012年底回到了烏干達。她最近在自己的牧者保羅(化名)的家裡度週末,我們借這個機會探訪了她。

我們進入院子之中,已是黃昏時分。有幾個孩子在這座中等規模的磚房附近玩耍,孩子們聽到牧師爽朗的笑聲以後,就奔向他。我好奇這些都是誰家的孩子。保羅微笑著看了看我,告訴我說,這9個全都是他的孩子。

有個杵拐杖的女孩向我們走來,她臉上帶著美麗的笑容。蘇珊今年已經16歲了(蘇珊不確定自己的出生日期),她看起來很害羞,她伸出手來向我打招呼,之後又過去擁抱保羅牧師,喊他作父親。顯然這一家人的生命中還能多容下一個人。保羅把她當親生女兒來問安,真摯的愛溢於言表。

先前照料蘇珊的德里達小姐現在仍然委身服侍她。為了避免上學時走路過多,蘇珊住進了寄宿學校,她就時常到學校探訪蘇珊。然而蘇珊卻時常去保羅家裡度週末,因為那裡對她而言更加舒適。

uganda-susan

圖像:蘇珊至今仍必須使用拐杖行。

大家走進房子的時候,我就問起蘇珊的腿為何不便,他們解釋說,她臀部長了瘡,造成的感染深入骨骼。我頓時驚呆了,蘇珊承受著如此劇烈的疼痛竟然還保持微笑。後來瘡子破開,膿也排了出來,不過還是留下了一個傷口,他們就用棉花蘸著藥用酒精給她消毒,蘇珊卻笑笑說,疼痛已經緩解了很多。

蘇珊一旦完成了小學的畢業考試(考試於10月31日開始),她就不得不去國外接受進一步的矯正手術。由於申請護照的手續上出了困難,也考慮到手術後的康復會令她中斷小學最後一年的學業,手術已經被推遲了許久。如今,治療會讓蘇珊不得不推遲2年升入初中,她雖然不願如此,但手術實在不能再拖了。

蘇珊保持著比過去任何時候都宏偉的志向,她說自己仍然想要當上醫生,因為她希望救助他人。她的屬靈生命也前所未有地活潑。她告訴我們:「我已經原諒了父親,因為他不知道自己在做什麼。我也原諒了母親對我們的遺棄。」

當被問及可以如何為她代禱的時候,蘇珊回答:「請為我的康復禱告。我希望能夠脫離拐杖行走。請大家在禱告中求主賜福給保羅牧師,並且照顧他一家。我也為敞開的門的支持感恩。」

代禱事項

  • 祈求蘇珊早日得醫治,求主引導她在後續治療中找到最佳方案。
  • 為蘇珊能得到如此多關愛的環繞而感謝主。祈求她在這種關愛之下能在靈里持續成長。
  • 感謝主借助敞開的門支持者為她提供醫療和教育服務。
  • 由於醫療需要,蘇珊要面對錯過最多兩年的學校生活以及隨之而來的失望,請為她靈里得平安禱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