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eight="a"/>

圖像:杜以利亞神父

「我是以色列人但不是猶太人;是阿拉伯人但不是穆斯林;是天主教徒,但不屬西羅馬天主教;究竟我是誰?」

杜以利亞(Elias Daw)是君王希臘禮天主教會(Greek Catholic Melkite Church)神父,常被人誤解其身份。他說大多數基督徒都不知道以色列有古老而活潑的阿拉伯基督徒群體,在聖地已兩千多年歷史。

到訪以色列的基督徒遊客常犯的錯誤是,若有阿拉伯導遊說自己是基督徒,他們就問:你幾時改皈的?「西方人總以為所有阿拉伯人都是穆斯林,」杜以利亞說:「每提到以色列的基督徒,一般人以為只有兩個可能:或是猶太徒改皈,或是穆斯林改皈。其實阿拉伯基督徒是以色列最大的信徒群體,已有千百年歷史。」

israel_2016_0260102362

圖像:花園塚

教會源於初期教會

杜以利亞住在耶穌長大的城鎮拿撒勒,所屬教會(君王希臘禮天主教會)是全以色列幾所大教會之一,會友65,000人。君王希臘禮教會源於初期教會,基督復活後不久即在聖地創立,守希臘東正教傳統,自18世紀起與羅馬天主教會緊密聯繫,但不循羅馬天主教規;舉例說,神父也可以結婚。

阿拉伯基督徒居於以色列,是阿拉伯人,就像居於西岸和加沙地帶的巴勒斯坦人;而兩者分別在於,阿拉伯以色列人持以色列護照,按法律是以色列人,可以自由出入境。

今日基督徒多忽略阿拉伯傳統信徒肢體,對此,杜神父深感難過。「我們在聖地是原初的基督徒。今天穆斯林說阿拉伯文化等於伊斯蘭文化,其實阿拉伯基督徒在伊斯蘭創教前早已存在。」

杜神父形容,他的教會「與大多數新教教會頗不同」,教導內容倒近似羅馬天主教,以對耶穌基督的信心為要旨。我們的靈性,是本於主道成肉身,所以特別強調童女馬利亞。

不少新教及福音派信徒認為靈性是個人經驗,但對傳統派基督徒,靈性與教會禮儀息息相關。「君王希臘禮天主教會講靈命成長,禮儀是關鍵。教會教導融入禮儀,大多數時候用拜占庭歌詠唱出來;聖禮是我們信仰最崇高、重要一環。」

然而過去幾十年,傳統派信徒也愈看重聖經,杜神父說:「現在愈來愈多信徒有聖經,也更常讀經。」

多讀經固然有益靈命,但對以色列阿拉伯信徒之現況,杜神父亦不無擔憂;談到這個話題,他說話忽然像歐美教會領袖:「生活愈來愈物質化,我要常常提醒信徒,星期日是敬拜上主的日子,不是用來工作的。」

israel_2015_0260102359

圖像:復活節早晨的朝聖者

在聖地生活諸多掙扎

在聖地生活也有諸多掙扎,「我們是少數派,以色列人口僅2%是基督徒,有18%穆斯林,80%猶太人。但我不希望基督徒小孩懷著少數派心態成長,沒錯我們人數少,但想法應該是自由開放的。

神父說,基督教學校對孩子建立身份意識很重要。「在以色列,學校是教會實踐使命的中心,」他說:「基督教學校在此地已存在500多年,今天不少成為最佳學府,許多阿拉伯穆斯林政治領袖從前都上基督教學校。最近一項調查探討國內不同學校舊生涉及罪案比率,我們沒一個舊生犯案,比率是零。」

神父說,阿拉伯基督徒在以色列成為好見證。「基督徒不參與任何反以色列國的活動,我們尊重法律,尊重國家。」他猶疑幾秒,然後壓低聲音說:「所以國家也應該尊重我們。」

這的確是以色列境內阿拉伯基督徒所關注問題。儘管法例訂明宗教自由,但過往幾年一連串政策限制基督教學校接受政府資助,同時亦限制徵收學費上限,不少學校是苦苦掙扎經營;去年幾所學校現財困,須教會支持。2015年,以色列全國47所基督教學校罷課一個月抗議自由受限,圖令政府撤回決定,有33,000名學生受影響。

基督教教育體制受規限

目前政府與學校總算達成共識,但杜神父仍感到以色列政府施壓,圖操控基督教教育體制。「以色列政府明顯想將教會學校變成公立學校,說這是解決所有問題的『方便辦法』,但這包括要交出教產,將土地和建築物租給國家99年,我們也沒權再任命校長和教師,得由國家委派。」

教會和學校當然拒絕。這些學校都建於教產之上,有些甚至和教堂融為一體。將學校租給以色列政府,等於令教會失去教產管理權,連課後時間也不例外,包括星期日。

杜以利亞神父聯同眾基督教領袖常與以色列教育部談判,確保國內少數族群享教育自由。「無論你是基督徒、穆斯林或猶太人,在民主社會,就應享有同等學習權利。削減某種宗教學校的預算實在是歧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