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eight="a"/>

圖像:阿爾及利亞街上一名身穿加比亞傳統服裝的婦女

喪失摯親令人難過,試想象一下,假如連「道別」的機會也沒有,無法追念逝者,聊表哀思,和親友互相慰問,那會是甚麼滋味。這正是許多基督徒少數族群的境況。

年屆70的基督徒亞瑪爾安息主懷後,兒孫聚集哀悼,和牧者商量喪禮安排。不過葬禮最終循伊斯蘭習俗進行。

亞瑪爾的家族住在加比亞區北部城巿提澤奧祖(Tizi-Ouzou, Kabylie)以外一條村莊,家人打算為他辦基督教喪禮。

亞瑪爾兩個兒子、一個女兒都隨父親皈信基督教,已經受洗。雖然阿國信徒常說在制度上遭歧視,提澤奧祖仍然不斷有人改皈基督。在阿爾及利亞,基督徒是少數派,但人數正迅速增長。

亞瑪爾一家決定不採用伊斯蘭喪葬禮儀。當地人辦喪事會守夜,親友整夜誦唱哀悼,稟請安拉和穆罕默德納亡者進天園(親友為亡者清潔遺體時會唱宗教誦歌)。亞瑪爾家雖不再守伊斯蘭傳統,但也須為父親清潔遺體,幾個信徒自動請纓。

次日,即喪禮當日,村裡的伊瑪目和幾個隨眾,還有一位長老到來,迫令他們改用伊斯蘭儀式,威脅說,若是不從將會被鄉里排斥,又令村民向他們家施壓。伊瑪目說:「我們是穆斯林,一直都是。亡者喪禮應循舊規,宗教與習俗無可妥協。遺體若要葬在我們的墳地裡,喪事就得按傳統辦。」

%e5%9c%96%e7%89%87-1

圖像:阿爾及利亞基督徒墓地
(來源:Joseph McGonagle / Flickr / Creative Commons)

由於鄉里不斷施壓,村裡的基督徒最終讓步,亞瑪爾的葬禮循伊斯蘭習俗。幾位信徒安慰亞瑪爾幾個才信主不久的家人說:「亞瑪爾弟兄已在天父臂彎裡。」

此非單一案件。在阿爾及利亞許多地方,基督徒辦喪事往往成為與穆斯林衝突起因。當地信徒說,政府當局歧視基督徒,起衝突時往往袖手。

阿爾及利亞於本年2月修訂憲法,准「合法地」享敬拜自由,但仍有若干案件,可見當局繼續執行2006年的舊法,嚴限非穆斯林敬拜,迫令教堂關門。

兩個月前,阿國基督徒籲聯合國促請阿國當局予國內基督徒少數派更大自由,更多權利,希望當局撤回禁傳福音、禁嫁娶國外非穆斯林等法例。

敞開的門國際事工旨在服侍全球受逼迫基督徒,阿爾及利亞在全球守望名單排行37,主要逼迫來源是「伊斯蘭極端主義」及「獨裁政權」。

(文章來自:全球守望監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