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eight="a"/>

圖像:敘利亞教會

 

布楚斯牧師和眾會友在敘利亞城巿塔爾圖斯(Tarus)殷勤服侍,我每次和牧師見面,都被他們感動。在敞開的門事工支持下,牧師的教會在塔城和其他城巿派發救援物資,供應二千家庭;加上其他善長的捐助,再支持另二千家庭。戰爭爆發前,牧師的教會僅25人,現已有200會友,初信者佔九成。

「毀壞與死亡,是敘利亞民族衝突其中一面;另方面我看見神在作工。我給你講個好消息:許多人歸向基督,受洗了。以前從沒聽聞過基督的穆斯林,現在來上教會。」

敘利亞國內流離民眾約650萬,去國難民480萬。布楚斯牧師的教會服侍居於西部地區的流離民眾,幫助他們在國內可以過活,免致被迫離開。

好撒瑪利亞人

「戰爭爆發前,我們曾經求神在我們中間行大事,只是沒想過會是打仗,令這麼多人無家可歸。那時候我們還沒準備好,沒經驗,也沒資源幫助他們。最初我們都不知道該怎麼辦,但記得路加福音記載好撒瑪利亞人的故事;我們不可以袖手旁觀,說我們不過少數派,不想惹麻煩。其實我們也可以像其他人一樣,捨棄所有移居外國,但使徒行傳教會受迫害時怎麼辦?他們聚在一起禱告,主就說話;我們也這樣做,神就賜下異象,要我們像好撒瑪利亞人那樣幫助他們;在戰爭裡,祂賜我們服侍機會。」

異象對會友影響深遠。「我們組成義工小組,鼓勵男女老幼都來幫忙。首先,可以去探望流離民眾,他們活在痛苦中,我們聽他們訴苦,聽見許多傷痛、難堪的事,許多問題。我們不論對象,無論基督徒或是穆斯林,我們都服侍。受惠人數每月增加,現在我們支持四千家庭,大概二萬人。神為我們感動了各地肢體的愛心和捐助,我們可以服侍更多家庭。」

布楚斯牧師形容這支援事工:「這些人失去一切,沒工作,沒收人,但所有東西都漲價十倍,所以我們定期送他們食物、藥物等,也幫助留院病人;給他們送洗髮水等衛生用品。感謝敞開的門與他們同行,我代表所有受惠家庭感謝各位支時者,請代我向眾教會致謝。」以下是牧師給我們分享的兩則感人故事。

syria161109-2

圖像:敘利亞教會預備分發給仍住在敘利亞的需要者的救濟包

穆斯林婦人心靈得醫治

「一個女子曾被七個男人強姦,是她父親安排的。那些人都是戰士,蓄大鬍子,父親用她來勞軍。她說恨透了父親,也看不起自己,恨自己。她說,若不是遇見我們,她沒機會認識基督,一定會教子女找那些人報仇。但身為耶穌門徒,她現在反其道而行-這位母親現在專心養育子女,教他們認識耶穌基督。她是我們工作所結果子。我們不扶犂往後看,只定睛看十字架;惟有神是叫莊稼成長的主。當人對尼希米說,這樣作工是徒勞,他只說:『我們起來建造吧。』天上的主與我們同在,時候到了,祂就令水到渠成。」

叛軍頭目聞道

「還有一個見證,教會一個姊妹留在戰區,她向來敢冒險,敢帶食物和用品給叛軍控制區內居民。一次叛軍想破門而入,姊妹在屋裡挺著大門,她必須挺著,因為要保護屋裡幾個婦女。外面的人說:『我們要把你們全都殺死,你不怕嗎?』她說:『不怕,因為大能的神與我同在,祂在保護我。』她後來告訴我:『當時發生甚麼事,我都不記得了。也許他們根本不知道我在說甚麼,又或者神的天使站在我背後,教那些人心慌意亂,就像舊約裡天使為羅得所做的。

「不久這些人又來,卻不再恐嚇她,而是邀請她拜會他們的頭目,他想知道她的故事,那人是全區領袖。姊妹跟他們去了,被領到頭頭那裡,那人很驚訝,怎麼一個小女子站在他面前不發抖,他說:『平時就算男人來見我都怕得發抖。我想知道,究竟誰在你背後?誰是你力量之源?哪個國家在背後挺你?』她說:『你真想知道我背後有誰嗎?你得允許我把話都講完,你能嗎?』

「當時幾個男人用槍指著她,但她就講了,說是耶穌基督給她力量,祂是和平的主,也是賜勇氣的主。她講了25分鐘,沒有人打岔,都留心聽。聽著聽著,那個頭目哭了。那次會面後,他消聲匿跡。我們不知道他怎麼了,相信是神使他離開了。」

我們該如何幫助在西方的難民?

「通常難民都需要有家庭、群體接待他們,接納他們。這在中東文化是很重要的,我們很需要歸屬感。他們需要群體接納,想有人關心。其次,要知道他們需要耶穌基督,這才是最重要的。你們出去服侍,他們若表示感興趣,就邀請他來參與。教會事工,常是一手助人,一手展現基督。教會和撒旦在競賽,你不給他們展現基督,撒旦就要給他們看別的東西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