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eight="a"/>

圖像:一組因離開當地傳統派教會,加入基督使者宗派而被逼迫的基督徒

經過漫長選戰之後,美國終於選出新一任總統,過程中一個話題之作,是特朗普提出在美國與墨西哥之間興建圍牆。

然而不少墨西哥基督徒關心的,並非與美國之間的實質圍牆,而是他們與「傳統派」教會之間那堵不可見的牆。當地傳統教會糅合天主教與本土信仰,福音派信徒不從,即受鄉里排斥,甚至遭監禁,乃至流離失所。

卡斯圖(Casto Hernández)因在紅山鎮(Chichiltepec)傳福音而被逐出村。早於2014年,鄉長已禁止他傳道,他不從。一年後,在2015年3月,鄉里再禁止他傳道,他再度拒絕,因而遭鄉長囚禁28小時,然後召集全村350人開大會,在眾人面前說明,若他繼續傳道將會被抄家。卡斯圖不肯屈服,隨即被逐出村。

卡斯圖其後在檢察長辦公室與鄉里代表開兩次會,終達成共識,於本年2月返回紅山鎮。但非所有被逐信徒都像他那樣可以回鄉。

勒令退學、遭囚禁,流離失所

mexico_2016_0280101094
圖像:羅魯的子女無法入學讀書

2014年,羅魯(Lauro Pérez Núñez)一家從餓狼鎮(Nezahualcoyotl)搬到雉雞鎮(Chachalaca)的時候,當地人已告知只容許傳統信仰,但羅魯早已離開當地傳統派教會,加入基督使者宗派。「最初村裡大概有16家人屬福音派,」羅魯說:「村民指我們有違本鄉信仰,禁止我們談道。」

羅魯因拒絕放棄福音派信仰被囚禁48小時,又因堅持不歸回傳統派而再度囚禁,家人喪失諸般權利-妻子無法在村內買糧,日用品都須經婆婆才買到,羅魯的子女更無法入學讀書。

羅魯第三次被囚48小時後,即決定採取法律行動,往另一村莊狀告法庭。雖然法庭其後頒保護令,但本年3月鄉民令他自動離開,否則地方官員會逐他出村。「他們初時說給我一個小時收拾細軟,但當我給他們看法官判辭後,豈料弄巧反拙,我收到死亡恐嚇,並限我15分鐘之內離開。」

羅魯惟有暫住母親家,但鄉民施以暴力威脅,打破他母親家的窗戶,切斷水電,並拘留他55小時,期間沒吃沒喝。「他們說,若果我向地方法院上訴,他們就沒收我母親的房子。」

羅魯一家無奈離開,走的時候身無長物,現居於葫蘆鎮(Ayotzintepec),在那裡上教會,一位會友更送他們家土地,在上面造房子。「生活艱難,對小孩而言是格外難。」

千百人為信仰流離

墨西哥人權維護與倡導委員會(CMDPDH)於本年內錄380人因信仰流離,但都屬較大規模的案件,若只涉一個家庭,如卡斯圖或羅魯等案,則沒有記錄,所以實際數字應該更多。

「委員會籲聯邦政府承認確有此等現象,設法估量實際情況,並想辦法保護國民在家鄉免受暴力威脅,或遭剝奪人權,」委員會發言人白琳達(Brenda Pérez)說:「但最根本解決辦法,是墨西哥國會立法,將逐人出村列作罪行,有違聯邦法例。」

為受逼迫基督徒發聲

mexico_2016_0280101081

圖像:「宗教迫害與挑戰」國際論壇

敞開的門事工一直服侍像卡斯圖和羅魯等受逼迫信徒,於本年3月資助舉辦首屆「宗教迫害與挑戰」國際論壇,請各界關注墨西哥各州的宗教迫害問題。論壇上,敞開的門及其他慈惠機構合組宗教寛容全國議會,為全墨西哥各種宗教爭取宗教自由。

敞開的門報道稱,「本會及伙伴組織在當地勤呼籲,已令墨西哥國會關注到宗教迫害問題」,基督徒議員胡高(Hugo Eric Flores)在下議院發言就談此問題。「是次公開發言具歷史性,是首次在墨西哥國會上正式讉責宗教迫害。」

按敞開的門的全球守望名單,墨西哥排列40。敞開的門一直服侍墨西哥受逼迫信徒,當他們被囚禁,遭家人或鄉里驅逐,因而失業、無以維生時,即施以援手;亦透過呼籲支持、調查研究、派發刊物,舉辦訓練等方式堅固受逼迫教會。

請代禱

  • 求主保守卡斯圖一家能安然過活,與鄉里和平共處。
  • 求主安慰羅魯一家,供應他們所需,幫助他們在新地方重過新生活。
  • 求主幫助墨西哥受逼迫基督徒,賜予勇氣、力量,保守他們。
  • 求使墨西哥政府承認國內有宗教迫害問題,採取行動支持受逼迫的福音派信徒,及其他宗教少數派。
  • 求主使用敞開的門及其他組織,以支持墨西哥教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