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eight="a"/>

圖像:古巴哈瓦那地標

 

古巴基督徒過往常背污名受壓,被視為國家「病害」-不准上大學,不准染指政治、心理學、社會學及醫學等範疇;許多人被捕,強迫勞改,甚至殉道。隨著1992年古巴修憲,基督徒生活開始改善。今天「受逼迫」不再是信徒間熱門話題,反倒多談宗教「寛容」或「酌情處理」。雖然古巴信徒表面上享宗教自由,但背後仍受監控。

教會領袖觀點

古巴一群教會領袖說:「政府逼迫方式與前不同,改為全天候監控-知道你們在哪裡聚會,要往哪裡去,正在做甚麼,藉此恐嚇。」「我稱之為『歧視』-基於某套準則歧視你,再迫你就範。」

古巴在變。政府與教會溝通也較以前開放,惟未完全放棄操控。信息可以講,但「凡事必須申請,官員會告訴你可以說甚麼,由誰來說」。興辦社會服務,必須裝作由政府統籌。屬靈書籍、聖經及福音媒體受國家限制;書刊只偶爾透過協進會運進來一點,又沒有基督教書店。

cuba_2005_0370000282

圖像:古巴市上漂亮的舊美國車

古巴「改革開放」

2008年,勞爾(Raúl Castro)接替兄長卡斯特羅(Fidel Castro)執政後,管治手法較寛鬆,令社會整體改變。隨著1998年教宗若望保祿二世到訪,古梵關係改善,政府與新教會關係亦見好轉。

一位牧者說,教會開始承擔社會責任,對社會和諧有所貢獻,國家受益。

其他挑戰

古巴教會面臨挑戰之一,是興建教堂。例如:2008/9年哈瓦那兩所正在興建的教堂被迫停工,教會領袖多方與官員斡旋、繳交罰款後,終分別於2010及2015年方建成。

維護教產是另一難題。2014年古巴首度立法准許國民擁有私產,但法例很嚴,「迫使人人違法,藉此入你罪」;「有基督徒想擴建房子,官員說他非法更改結構用來傳教,要沒收房子。西部有20到30間教會都有類似問題」。

隨著卡斯特羅離世,古巴將更開放,經濟得以改善;教會難免受到物質引誘的挑戰。

cuba_1980_0430103334

圖像:安得烈弟兄早年服侍及探訪古巴教會

教會依然樂觀

儘管難題多多,但古巴教會依然適應力強,勇敢開放,不斷回應社會需要-本年10月初颱風馬修造成重大損害,教會群策群力施以援手,即為一例。

「面臨威脅之外,也有很多機會,所以我們必須裝備自己。教會可以貢獻最珍貴資產-眾信徒。我們有醫生、教師、藝術家、工程師,各種專業都有。他們有創意,肯貢獻。古巴教會不斷增長,盡力幫助社區,在社會上堅持擇善固執,此誠為美事。」

文章來源:World Watch Mon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