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eight="a"/>

圖像:哈扎拉與她莫博羅羅族的朋友

 

哈扎拉(化名)今年50歲,和丈夫孩子住在中非乾旱平原。她骨架大,人健朗,臉上常掛著微笑,頂著大太陽到處服侍—向凶捍的莫博羅羅人(Mbororo)傳福音。

「平安!」哈扎拉來到一個合院門口,用伊斯蘭方式打招呼;看見堂前有小孩偎傍椅子上,就問:「你媽媽呢?」小孩指了指裡面幾間泥屋,恰巧一個穿沙龍的女人出來,和她打招呼。

文化

莫博羅羅人是富拉尼(Fulani)穆斯林的一支,是半遊牧族,性情凶悍。「我花了好長時間才學懂禮節。族人要是覺得你不尊重他們,之前所做的就功虧一簣。」

幾個莫博羅羅婦人在樹下忙著,或是替小孩穿衣,或是把衣服疊好,也有人在篩麥穀預備做飯;哈扎拉過去說說笑,最初似乎沒人在聽,因為幾個女人都在說話,但漸漸她們靜下來了,開始聽,也搭話幾句。

哈扎拉每月探訪幾次,迄今見過三人歸主。外人會覺得成效不彰,但對哈扎拉而言,這尤如神蹟。她知道滴水可以穿石,事實上,哈扎拉這個名字是莫博羅羅人給她起的,意思就是「朋友」。

West+Africa_3

圖像:哈扎拉服侍一名村婦

召命

其實哈扎拉亦來自穆斯林家庭,唸小學時首次接觸基督教;「我覺得伊斯蘭教導很混亂,相比起來,聖經教導有系統多了。」於是偷偷決志信主。

哈扎拉15歲結婚,婚後常做異夢。一次她莫名其妙病倒卧床三天,期間見異象,見有人翻開詩篇105篇,吩咐她去傳道。「我生來就是為了宣揚福音。」

現在哈扎拉每周三次往監獄探訪,牧養囚友;有時也到醫院探望愛滋病患者。「許多人覺得這些人是壞種,但我想服侍他們。」她好像眾人的媽媽,補人肉體與靈魂所需。

被視為不潔

在穆斯林社區服侍,社會壓力不少,比如說,鄰人認為她家不潔,不准她用附近水井,她要到另處取水灌溉田地。「逼迫太厲害的時候,也想過放棄,但神說,哪裡有生命,在主裡就有盼望。」

 West+Africa_2

圖像:哈扎拉走向敞開的門去年贈的摩托車

敞開的門贈摩托車

在樹下和婦女談完道,哈扎拉要回家了,路程很遠,幸去年得敞開的門送贈摩托車。「從前以以摩托出租車去探訪,光車費就花25塊美金,現在好多了。感謝主。獲贈摩托車後我兩三周就學會開了,至今未發生過意外,全賴主保守。」

哈扎拉代禱事項:

請記念我家孩子學業和工作。求主加力,助我家應付鄉里逼迫,教我們信靠主,作好見證。

  • 求主保守我家農田,供應所需。
  • 求主保守我在莫博羅羅人、愛滋病人和囚犯中間的工作。
  • 求主賜我同工,一起傳福音。
  • 感謝主賜我摩托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