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eight="a"/>

(…承接上文) 我放棄了肯塔基大學的獎學金。我能想到的唯一選擇是進入一所宗派性大學,接受牧師訓練。那年秋天,我在離家不到一個小時車程的一座小型基督徒學院註冊入學。我申請的專業是歷史與宗教,兩門我幾乎毫無個人經歷的課程。

我感覺像從未上過游泳課卻被扔進了游泳池的深處。在乳酪工廠與上帝相遇僅僅幾個星期後,我已在這所教會大學上學了,並告訴人們我正準備參加事奉。我不禁覺得我在校園裡遇見的每個人似乎都比我更明白事奉上帝的意義。

我決心開始閱讀我的新聖經。我從中看到了許多很有趣的故事,其中絕大多數是我以前從沒有聽過的,也許是以前從未入耳過。我知道聖經是基督徒所信一切的基礎,但我毫不明白的地方似乎太多了。即使已經讀明白的,我經常茫然不知如何運用於我自己的生活中。

我的神學程度與我對聖經的認識相差無幾。我真正清楚的一點是聖經是上帝的書,如果我真的相信,就需要遵行聖經所說的。

沒多久我便讀到了馬太福音第二十八章。在那裡,耶穌給予他的跟隨者去全世界傳播好消息並培養門徒的最後指示。讀的時候,我在想,哇!那麼做豈不太棒了?可以走出肯塔基,至少一段時間如此。我越看那段所講的,似乎越清楚耶穌把這個命令給了每一位跟隨者。它不是針對一些門徒的個別呼召或特別呼召。相反,這是耶穌想交給每個跟隨者的最後一課。

你們要去全世界……

看到這點,我認為是上帝清楚給予我個人的命令。我知道我得去,我知道他想要我去。我知道我別無選擇。除非他阻止我,我才放棄。我無法想像這樣的事情怎麼可能實現,但我相信上帝的話。

* * * *

在學院裡我感到格格不入。謝天謝地,幾位教授和同學對我很友好。一年級期間,有些高年級的小夥子邀請我一起去鄰州的教會參加週末年輕人復興聚會。

回顧過去,我可以看到他們得知我感到蒙召佈道後,有鼓勵我、訓練我做門徒的真誠願望。可是我那時很快意識到他們將我納入他們旅遊團隊的另一個原因。每當我在週末或星期天崇拜儀式中宣佈參加年輕人復興聚會事宜時,那晚人們就會出現在我們的聚會中,不為別的原因,只是想再次聽“那個鄉村男孩子”說話。

總之,我第一年的大學生活於我是積極但緊張的一個經歷。我比自己意料的更喜歡大學生活。進入二年級後,我感到很自如,但也知道還有很多需要學習的。

二年級大學生活最難忘的經歷之一是我首次遇到真正的活生生的宣教士。一個名叫布徹博士的人訪問了我們大學。一天晚上,他在教堂裡帶領了三十分鐘的靈修,並分享了一些他自己在泰國的事工經歷。他為更多年輕人回應到國外事奉上帝的呼召提供了明確和迫切的理由。他當然引起我的注意。儀式結束後,我一直等到能單獨接觸布徹博士。我問他:“請讓我弄明白,你是在告訴我,我可以去世界任何地方告訴人們關於耶穌的事,並且我能得到支持去做?”

他有點古怪地看著我,微微一笑,然後點頭道:“以前從沒有人問我這樣的問題。但是,是的,這正是我所說的意思。”

“在哪裡報名?”我問。有辦法執行“你們到全世界去”的命令,知道這點令我感到激動。當時我準備馬上去。

但我還有許多有待學習之處。二年級那年的秋天我剛剛與一個人相識,那個人對我的幫助無人能比,她是那個沒有她我極可能永不會去非洲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