圖像:尼日利亞基督徒在被燒毀的教堂前聚會進行崇拜

 

逼迫來襲之際,基督教會在其中受苦難時如何回應?在現世代中,我們可以看到基督徒會從至少三種傳統選擇中尋找應對方式。

  1. 下潛求生

深入地下並避開逼迫者-在大多數情況下後者就是國家當局。基督徒們謹慎地保持與逼迫者的安全距離。教會就這樣躲避強權以保全自己。這種措施的確有很大的缺點-一旦下潛,基督信仰就很難得到機會帶來社會文化的更新,此外下潛的教會難以組織和經營有效的聚會,使信仰得以傳遞給下一代人並使基督信仰在社會基本結構中扎根。

在今日的朝鮮,這種措施成為了教會唯一的選擇,於是基督徒紛紛成立家庭小組。家庭小組聚會如此隱秘,以至於聚會都是以家族血脈為主幹來開展的。人們信不過非家庭成員來掌握這種生死攸關的秘密。只要當局一旦發現了家庭小組,其中的所有人就會被送往死亡集中營,甚至他們那些沒有參與敬拜活動的親屬也會受到株連而被送進去。這些家庭小組沒有詩歌敬拜。他們只能用無聲的口型彼此對唱。人們很少敢邀請孩子一起參與聚會,恐怕他們去學校說漏了嘴。圍繞在這些人數極少的小型聚會周圍的恐懼幾乎是無法想象的。敲門的有可能是晚來的會友,也有可能是來叫他們永不得見天日的警察。

在2017年全球守望名单上,朝鲜位列第一。

  1. 逃命求生

對於許多來自部族和其他宗教背景的歸主者來說,想要留在定居地而不被殺害幾乎不可能。因此他們只能逃離本鄉來為自己和家人謀求生路。這種情況其實比許多人的想象普遍得多。每天都有成千上萬的穆斯林歸主者面臨這種困境,來自東南亞少數部族的人們也尤為如此。

過去的一年,單是索馬里就有至少12名基督徒被殺。他們全是穆斯林歸主者。全球守望機構的一位研究員說:「這是一個關係十分嚴密的社會,只要你幾週不去清真寺禮拜就會十分扎眼,有人會來叫你去清真寺。倘若你不去還想要求生,就最好逃離那裡。」

在2017年全球守望名單上,索馬里位居第2。

  1. 留下來殉道

極端情況下,基督徒可能直接認定:他們最好的選擇就是獻出殉道者的鮮血。他們留在原地也不躲藏,就承受相應後果。殉道者通常對教會的成長會產生不成比例的正面效果-他們至死不渝的見證能夠點亮以後的許多世代。

採取了這種道路的基督徒之一就是約翰•尼亞拉巴•克魯加牧師。他的事工是在肯尼亞靠近索馬里邊境的法外危險區裡促進基督徒和穆斯林之間的和平-儘管極端組織索馬里青年黨在當地對基督徒展開恐怖行動。2015年4月,該極端組織在加里薩的一所學校中屠殺了148名基督徒,然而約翰牧師當時卻不顧危險地趕往危險區之內的曼德拉。這個人懷抱著一個任何人也無法磨滅的夢想-就是即便最偏遠和最危險地區的穆斯林,也應當有機會親歷基督徒的憐憫和愛。在他於2016年7月遇害之前幾天,他向一位朋友發了電郵:「明天即將前往曼德拉。請為我們和肯尼亞禱告……曼德拉現在不是很安全,但我們必須付上一切代價來傳揚和平的真道-約翰。」他帶領完和睦培訓講座回家的路上,不幸被武裝分子襲擊了所搭乘的公交車。肯尼亞東北部正經歷著宗教矛盾為藉口進行的種族清洗,而像約翰牧師這樣的人卻預備好留下來,並在必要時獻上作為殉道者的血。他去世後留下妻子和兩個兒子-17歲的伊恩和9歲的萊尼。儘管看來難以置信,但約翰的犧牲卻致使更多的人跟從他並延續他的事工,而沒有使得更多人被嚇跑,這就是獻上自己生命的見證的力量。

在2017年全球守望名單上,肯尼亞位居第18。

 

代禱事項:

  • 為冒險參加家庭小組聚會的朝鮮基督徒祈求神的保護。
  • 許多索馬里基督徒為了求生,在改信基督教後仍繼續到清真寺去避免引起周圍穆斯林的注意。祈禱這些基督徒能堅守他們的信仰。
  • 為那些願意為耶穌的名而獻上性命的信徒讚美神,還有記念殉道者留下的家人,為他們祈求神的保守。

以上文字資料取自敞開的門事工所教授的一套培訓手冊(Persecution: The Big Picture)-羅納德•博伊德•麥克米倫博士著。

羅納德•博伊德•麥克米倫博士擔任敞開的門國際部策略研究主任,同時在巴基斯坦拉合爾擔任實踐神學教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