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eight="a"/>

圖像:某處秘密信徒的聚會

 

哈米杜拉*在一個基督徒受嚴重逼迫的國家擔任教會領袖。他年輕時曾在一個穆斯林國家做過非法難民,該國不歡迎他和他的信仰,當局和百姓都隨時監視非伊斯蘭教活動。他甚至面臨家人的監視,而有些家人甚至受到激進主義腐蝕而被恐怖團伙招募。

哈米杜拉生長在某座大山的山麓地區,離自己祖國的邊境不遠處。他在難民村長大。

他雙親在認識一位基督徒助產士後歸主。這位姐妹向他們顯出同情和體恤,幫助他們在新國家的敵對文化中站穩腳跟,也幫助他們滿足物質和情感需要。

他回憶說:「我們身處異國他鄉,知道永不可能在此扎根。當地人因為我們佔用他們的福利,而唾棄和詛咒我們。他們的政府向我們開放了邊境,我們為此感恩。但當地人容不下我們的語言、氣質和生活方式。」

他的父親巴巴賈尼*從助產士得來一本聖經。父親不識字,所以那位姐妹就送他上識字班。「老師都是基督徒,父親留意到並且欣賞他們彼此相待與合作的方式,感到人生本當如此。於是相親就受洗了。我自然而然也成了基督徒。」哈米杜拉說。

對他生長的那個穆斯林地區而言,兒童接受信仰是很普遍的,但他的信仰與難民營中大多數人不同;他家裡甚至有幾個親人加入了極端組織而成為恐怖分子。

哈米杜拉的人生就是一場無盡的角力,他掙扎著隱瞞信仰,希望營地裡沒人留意到他的人生抉擇。他拒絕多妻,抗拒送到眼前的毒品,也不參與偷竊或欺詐。

「我生來就是難民,所以時常對自己的身份認同感到混亂。我不想觸犯法律。我相信聖經裡的耶穌希望我們與世人有所不同,拒絕身邊人們認為是理所當然的罪惡和錯謬。」

Iraq_2016_0260103213

宣教士之死

他認識了宣教士卡里姆。卡里姆的生命見證讓他開始考慮向別人分享信仰,儘管他也害怕這樣可能招致的命運。

10年後,卡里姆被人綁架了,從此下落不明。哈米杜拉相信他已在傳福音時遇害——那裡的人們會殺死穆斯林歸主者。「他失蹤後,地下基督徒團契處境危急,於是我們就分散了。」哈米杜拉講述道。

 

170308martyr

踏上侍奉之路

他為摯友的死哀慟,但更渴望幫助其他秘密信徒。「他們在孤立和屬靈的飢渴中逐漸衰弱。我加入了一個地下基督徒機構,幫忙分發基督徒書籍和翻譯工作。我時常回到故鄉的山區裡去向歸主者講解基督信仰。」

「卡里姆的死扭轉了我的人生。我如他所願成了一位傳道人。

他作為一位牧者低調地服侍著,在某個拒絕承認基督徒存在的國家裡幫助千萬弟兄姐妹。他還培訓其他基督徒傳福音,並照顧新生信徒。

「我們的許多平信徒同工和青少年牧養同工,都參與照顧為主殉道者的孤兒寡婦,要麼也在學校裡執教來感化年輕人的生命和心靈。」

「他們在事工中都很盡忠,也需要普世教會的代禱。」

哈米杜拉為自己的安全擔憂,也為激進主義試探之下的青少年憂心。

「有許多孩子被極端團體招募去,要麼就染上毒癮。許多人對非伊斯蘭教活動虎視眈眈,時刻準備向當局告發我們,這使我們深受威脅。極端組織就是這樣發現卡里姆,從我們中間奪走他的。」

* (化名)

(來源:World Watch Mon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