圖像:位於法國的La Liniere難民營 (來源:World Watch Monitor)

服侍法國北部中東移民的關妮迪牧師說,住在敦克爾克外圍的難民營那大約1,400人之中,有大約40名伊朗人基督徒,另一些人則在參加她教會之後歸信了基督。

自去年十月,加來難民營關閉之後,這個難民營便愈來愈多人,令它成為伊拉克庫爾德人、伊朗人、阿富汗人,甚至越南人暫時棲身之所。他們每個人都在等機會,付幾千英鎊偷渡到英國。

關妮迪牧師回想6個月之前的事情:「我們遇見一班非基督徒的伊朗人,其中只有一個人能為我們作傳譯,但現在他們都成為了基督徒。」

她知道,這些準備移民的人隨時會離開,可能這個星期在這裡,下個星期便不見了,又或者會來聚會幾個月。為了照顧這一班新會眾,教會每星期開辦波斯語查經班。而在主日崇拜,他們會有一首詩歌用波斯語唱出,令這些人有親切感。

尹文是一個參加聚會的伊朗移民,他5年前成為基督徒之後,在所住的城市希拉茲開辦地下教會,約有20人。他本在袄教家庭長大,最初拒絕朋友邀請到家庭教會聚會。但有一天他讓步,出席聚會,後來便改信了基督教。他說:「我的工作改變了。從前我在書店工作,也是婚禮樂師,但當我成為基督徒之後,我的生命也改變了。我找不到別的工作,便去當出租車司機。但我內心有平安。」

170324iran-2

圖像:伊朗難民與法國當地基督徒一同參加主日崇拜。(來源:World Watch Monitor)

尹文說,之後發生骨牌效應,家人和朋友都想成為基督徒!而他自己則使用基督教出版物及網上資源學習牧養。

後來他一再被捕,警察打他和不讓他睡覺,女兒也被學校開除,他便帶著妻女逃亡。他說英國是他盼望到的目的地,因為那裡有他想入讀的波斯語聖經學院。

另一位31歲的哈地,5年前成為天主教徒,並參加地下天主教會。他遭家人反對後便離開伊朗,付了2,000英鎊從伊朗走到德國。他因為和朋友爭吵,被警方罰款,並且因為受浸證未到手而不獲受理難民庇護。他決定轉到英國,但需要籌得4,000英鎊的偷渡費。

關妮迪牧師說:「我對陌生人極為開放。我到過非洲和阿爾及利亞宣教,因為我喜歡人。」面對因種種因素而滯留在法國北部的移民難民,她說:「我要對教會說:世界在變,假如我們不接受這個事實,便會有很大麻煩。」

隱藏在伊朗的基督徒在歐洲的難民營中「現身」,這令關妮迪牧師的教會要接受跨文化的挑戰。她說:「這不是出去宣教,而是宣教衝著你而來。」

(文章來源:World Watch Mon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