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eight="a"/>

(图像: 索马里运输工具)

1992年8月,美國派遣十架軍用貨機將聯合國的救援物資空運進索馬里。隨後五個月,那些飛機在提供援助行動(Operation Provide Relief)中運送了近五十萬噸食品和醫療物資。但是1992年的索馬里仍無多大改變。暴力和無政府狀態主宰了一個因饑餓而死亡率高過五十萬人的國家,另有一百五十萬人淪為居無定所的難民。湧入國內的不少物資依然不斷遭到搶劫,沒有被盜的物資很多都存放在機場飛機庫裡,聯合國沒有組織資源將援助送到最急需的人手中。

國際媒體報導了大規模的援助行動和將物資送至人們手中的掙扎。在忽視索馬里內戰和饑荒多年後,國際社會突然注意到了索馬里人的苦難。苦難中的索馬里人的畫面在全球播放,促使輿論呼籲採取行動。

美國總統喬治·H·布希派遣美國戰鬥部隊領導聯合特遣部隊(UNITAF),這是一支經聯合國批准、由三萬二千人組成的支援援助使命的多國部隊。1992年12月5日,聯合國接受了布希總統的提議。同一天,布希總統命令兩萬五千名美軍前往索馬里為最近重新命名的援助行動——恢復希望行動(Operation Restore Hope)掃清道路。

四天後,我站在我們在摩加迪休租賃的大院房頂上,望著第一波美軍海軍在附近的濱水區涉水登岸。整個事件被一群電影攝製人員和記者即時拍攝下來。

儘管仍然嚴重擔憂脆弱的局勢,但強大的軍事存在的確立刻解決了一些使救援行動癱瘓數月的安全問題。存放的物資如今受到護衛,減少了搶劫行為。美國海軍及其他國際部隊協助保衛運送路線,並派軍隊保護我們的物資分發行動。索馬里的部族民兵避免與他們直接衝突。

實際上,聯合國將摩加迪休分成幾個區。我們繼續在城外提供流動醫療診所,我們也加強了在摩加迪休城內及其周圍的工作,建立和服務五個供給中心。我們團隊在每個供給中心每天給一萬人分發食物。那就是說,從1993年開始,我們每天能夠使五萬人免於挨餓。另外,我們繼續提供醫療救助和基本的生存資源。

我們幫助的多數人都是因乾旱從鄉村湧入這座城市的難民。他們沒工作,沒錢,也沒資源。他們睡在廢棄建築、臨時帳篷和五花八門的收容站裡。

我們的各團隊首次到達分發地點時,人們經常首先詢問我們是否有白棉布。起初我們鬧不明白怎麼回事,後來我們得知屍體需要按照禮儀用白布裹起來,才能舉行合乎穆斯林傳統的葬禮。因此,我們明白,他們不斷地索要白布,是為了埋葬夜間死亡的孩子和親人。一旦盡此職責後,人們就可以解決其他需要。我們很快瞭解到,不論我們去哪裡,我們不僅需要提供食物和水,也需要提供成捆的白棉布。(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