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eight="a"/>

(…承接上文) 我總算可以明白她的抱怨了。她對正在分發給人食用的“牲畜飼料”的品質感到不安。她對食物的評估十有八九是對的。這些是聯合國捐助國不想要、賣不掉、別無用處的剩餘農產品。

這位高大的美國人不斷微笑時,那女人意識到自己溝而不通。當時,她感到狂怒和沮喪,彎腰把塑膠袋放在地上,抓起了兩把骯髒的碎麥、糧食粉塵、泥土和麥糠。她挺直全身,用力將那骯髒的混雜物扔到布巴的臉上。

人群中一片死寂,我聽到一連串響亮的金屬撞擊的哢噠聲,表明整隊美軍士兵已經打開槍機,所有武器子彈上膛,隨時準備應付可能發生的事件。

人人都等待著,看著布巴的反應,那一刻令人感到一切都凝固了。索馬里男人會因這種公然的侮辱而毆打那個女人,而且他會認為自己的行為和怒氣完全合情合理。

我知道,布巴自費繞過半個地球,將自己三個月的休假時間用於幫助受傷害的人們。難道這就是他收到的感謝嗎?他很熱,流汗,疲憊不堪,而且剛剛公開受辱。他完全可以勃然大怒。他沒有,他抬起一隻手擦去眼睛中的塵粒,然後又給了那女人一個大大的笑容。

那一刻,他開始唱歌。他唱的不僅僅是歌。

當然,她聽不懂歌詞。但是,她和整個人群都吃驚地默默站著,聽布巴扯開嗓門唱出1950年代貓王艾維斯·普雷斯利的搖滾經典歌曲的歌詞:

你並非只是一條獵狗;在不停地吠叫;你並非只是一條獵狗;在不停地吠叫

啊,你不是從沒捉過兔子;你並非不是我的朋友。

等到他開始唱下一節歌詞時,那老婦人轉過身去,沮喪地跺腳,憤怒地從微笑的索馬里人群中間扒開一條路逃走了。望著她的離去,布巴提高嗓音活潑地演唱了最後一節歌詞打發她離開:

噢,他們說你是一流的

噢,那只是撒謊

你知道他們說你是一流的

噢,那只是撒謊

噢,你不是從沒捉過兔子

你並非不是我的朋友

顯然,緊張氣氛被打破了。我們的一些索馬里警衛走過去,非常放鬆和感恩地拍拍布巴的後背,告訴他:“我們都不知道你是歌星。”

“啊,是啊,”他向他們咧嘴一笑,“我是名歌星。在美國,他們叫我‘艾維斯’!”(布巴終於返美後,真的選了一張“艾維斯精選”CD,在CD盒的封面上貼了一張自己的相片,寄給我們在摩加迪休的索馬里工作人員做禮物。即使今天,在某些地方,不少索馬里人仍相信艾維斯曾經是唱歌的援助工人,他的歌1990年代初在摩加迪休非常流行。)

當我終於有空思想那些為數不多的時刻時,我的結論是我觀察到了我所目睹過的最生動地彰顯耶穌之愛的時刻之一。當時的局勢如此具有爆炸性,本來可能在分秒之間造成致命結局,但一個仁慈、溫和、虔敬的謙卑與人性的模範瞬間將其消弭於無形之中。布巴那樣做完全是遵照指示跟隨著“愛仇敵”的耶穌那看似不合理的教導。布巴以單純的笑容和似真而非的讚美詩化解了憤怒的敵視行為。那時上帝藉此將一場迫在眉睫的危機轉化為像基督般見證的神聖時刻。那一刻,我學習到了一些關於跨文化關係的美好功課。我起初誤以為那是天真幼稚的,後來我漸漸發現它並不亞於耶穌的愛。 (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