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eight="a"/>

(圖像: 正在閱讀可蘭經的索馬里男子)

在那些黑暗的日子裡,我們覺得索馬里鄰居們因我們、我們所說的、我們所做的而尊重我們。有時,我們甚至感覺到他們看出了激勵我們工作的價值觀念。起碼,我們希望他們看得出。

例如,我們有時遇到對我們的行為感到吃驚的索馬里人。我們不願接受賄賂而先提供食物給某些人或決定我們下一步將幫助哪個村莊。他們的文化令他們相信,人人都會墮落敗壞。一天,從一個海濱村莊來了一群感恩知恩的索馬里人找我們說:“你們不願接受任何賄賂才去我們的村子。後來,你們的人為我們提供了食物,你們卻拒絕任何報酬。”

那都是真的,我點頭承認。我一點也不知道他們還會說什麼。他們繼續說道:“你們知道,我們是穆斯林,不吃某些食物。那些食物對我們來說是不潔淨的。所以,我們給你們帶來這個。”他們打開兩個巨大的冷櫃,露出七十八隻新鮮的印度洋龍蝦。那人繼續說道:“你不能把這視為賄賂,因為你早已為我們提供了食物。這是我們村子謝謝你們的禮物。我們明白你們西方人喜愛龍蝦。”

我們吃了一頓龍蝦大餐,我們非常感謝他們的禮物,尤其是因為這份禮物是基於他們注意到了我們生活和工作的行為和價值觀念。

* * * *

索馬里人注意到我們的援助工作所要求的嚴肅承諾時,我們也很受鼓舞。事實上,有時,穆斯林甚至也看得出我們至終事奉的那位的權能和實體。經常,在危難關頭,我們的穆斯林工作人員和朋友會要求我們為他們禱告。有時,出現了醫療緊急事故期間,我們的穆斯林護士會停止緊急治療,說:“你們總是為我們的病人禱告。因此,你們先祈求上帝幫助,然後我們繼續治療這個孩子。”我們會停下來公開大聲地做簡單甜美的禱告。然後,治療得以繼續進行。

我們希望在龐大的黑暗空洞中創造一個小光圈。不過我們已經感到疑惑有許多日子了,我仍然相信主差遣我們到那個地方,可是我們勞苦和犧牲的屬靈果子在哪裡?我們到達之前,索馬里任何地方都沒有基督教堂,沒有信徒組成的基督身體。如今,幾年之後,局面似乎越來越糟。基督的身體幾乎沒有剩下一個成員。我懷疑在索馬里是否還有善戰勝惡的希望。

1995年春天,聯合國撤出了它的工作人員,無人知道前景會怎樣。實際上,對普通索馬里人來說似乎沒有什麼改變。窮人仍然掙扎於獲得基本的生活必需品。交戰各部族依然打仗。有些日子可能好些,有些日子糟些。這些人經歷多年的苦難後,1990年代中期對索馬里而言既不算是最好的時候,也不算是最糟的時候。 (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