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eight="a"/>

(圖像: 俄羅斯的教堂)

(…承接上文) 第二天凌晨,維克多和朋友用車接我。我們由此開始了穿越莫斯科以北鄉村的四小時旅程。途中,維克多告訴我他瞭解德米特里,這位信仰夥伴為信仰受了不少苦。旅程的其餘時間裡,我都在聽維克多和他朋友講述他們的信仰歷程和人生故事。

我們最終到達了一個俄羅斯小村,停在了一座窄小的住房前。德米特里開門熱情地歡迎我們進入他窄小的家。他吩咐我:“我想讓你坐這裡,政府來逮捕我,把我投入監獄十七年時,我就坐在這裡。”

我坐下來,隨後的幾個小時裡全神貫注地聽德米特里講述他永遠難忘的個人故事。

德米特里告訴我,他出生和長大於一個信主家庭。孩提時代父母已經帶他去教會。幾十年來,他解釋道,共產主義慢慢摧毀了大部分教堂和敬拜場所。許多牧師被監禁或被殺害。

德米特里告訴我,他成人後,最近的殘存教堂也要走三天路程。他家人每年參加超過一兩次聚會都毫無可能。

德米特里告訴我:“一天,我對妻子說,‘你肯定會認為我瘋了……我清楚自己根本沒有任何信仰訓練,但我擔心兒子們在對耶穌毫不瞭解的情況下一天天長大。這聽起來像個瘋狂的想法……可是如果我們每週一個晚上把孩子們召集起來,我給他們讀一個聖經故事並盡力給予他們一些因我們不再有真正的教會而缺失的培訓,你覺得怎樣?’”

德米特里不知道,他妻子多年來一直禱告丈夫願意做這樣的事。她歡喜地接受了他的主意。他開始每週一個晚上教導自己的家人。德米特里讀那本陳舊的家族聖經。然後,他盡力解釋他剛讀過的內容,好讓孩子們明白。

隨著他重溫和重講聖經故事,他的兒子們開始從旁協助。最終,孩子們和德米特里及其妻子互相講述熟悉的聖經故事。他們學習得越多,孩子們似乎越喜歡家庭崇拜時間。

終於,孩子們開始要求更多:“爸爸,我們可以唱那些我們去真正的教堂時他們唱的歌嗎?”於是德米特里和妻子教他們唱傳統的信仰歌曲。

一家人漸漸很自然地不僅讀聖經和唱歌,也開始一起禱告。他們開始那麼做了。

小村莊裡,什麼都不能隱藏很久。房子緊挨在一起,窗戶經常是打開的。鄰居們漸漸注意到德米特里家人的活動。有些人詢問他們是否可以來聽聖經故事和唱熟悉的歌。

德米特里推卻道,他沒有受過這樣的訓練,他不是牧師。他的藉口似乎說服不了鄰居,一小群人開始聚在一起共同閱讀、講述和討論聖經故事,並一起唱歌和禱告。

這個小組增長到二十五人時,政府機構注意到了。地方共產黨的官員來見德米特里。他們以暴力威脅,這是可以預料的。令德米特里更為不安的是他們的指控:“你已經建立了非法教會。”

他爭辯道:“你怎麼能這麼說?我沒有受過任何宗教培訓。我不是牧師。這不是教堂建築。我們只是一群家人和朋友聚會。我們所做的就是閱讀、談論聖經,唱歌和禱告,有時籌集我們的錢幫助貧窮鄰居。你怎麼能稱之為教會?”

我差點嘲笑他聲明的諷刺之處。但這是我朝聖之旅的早期,我不大容易領悟到他正在分享的真理。現在回想起來,我明白最準確探測上帝活動的方式之一就是注意出現的反對量。逼迫越嚴重,信徒屬靈的生命力越顯著。令人吃驚的是,信徒甚至還沒有認識到所發生之事的意義之前,逼迫者常常早已感覺到上帝的活動。以德米特里為例,他甚至想都沒想過之前,官員們早就已經感受到他所做的威脅。

共產主義官員告訴德米特里:“我們不在乎你稱它為什麼,但對我們來說就像教會。如果你不停止,將發生糟糕的事情。”

當這個群體增長到五十人時,政府將威脅付諸行動。德米特里回憶道:“我從工廠被解僱了,我妻子失去了教職,孩子們被趕出了學校。”

他接著說道:“還有等等類似的小事。”

當他們人數達到七十五人時,人人都無處可坐。村民們肩並肩、臉靠臉地站在房子裡。他們都緊緊地擠在視窗外面,以便他們聽得到這位屬上帝的人帶領上帝的子民敬拜。一天晚上,德米特里(坐在我如今坐的椅子上)正在講話時,他家的房門突然被粗暴地打開了。一位官員和士兵推開了人群。官員抓住德米特里的襯衣,有節奏地左右扇他的臉,猛地將他推到牆上,冷冷地說道:“我們已經警告了你,警告了你,警告了你。我不再警告你了。如果你不停止這蠢事,這還是對你最輕的懲罰。”

就在這位官員推開眾人走向門口之際,一位瘦小的老奶奶冒著生命危險,從默默無聲的敬拜群體中挺身而出,不滿地伸手指向那官員的臉。她聲似舊約先知,宣告:“你傷害了屬上帝的人,你將活不了了!”

這件事發生在一個週二傍晚,週四晚上那官員死於心臟病。對上帝的懼怕彌漫整個社區。下次家庭教會崇拜時,一百五十多人到場。政府不可能聽之任之,於是德米特里入監十七年。

由於德米特里如今在自己的家裡正坐在我對面,我知道這個特別的受逼迫故事最終是關於生存和得勝的故事。故事顯然有圓滿的結局。但這並不是說,故事將是“美好的”或好聽。

實際上,那是個痛苦的故事。德米特里平靜地講起心碎的漫長分離。他講到了汗水、鮮血和眼淚。他述說了家中失去父親的兒子們的成長。他描述了一個忍受偉大苦難的貧窮、掙扎中的家庭。這不是我們喜歡謳歌的那種激勵性見證,這是原始的本著聖經的信仰。這是一個人拒絕放棄耶穌、拒絕停止向家人和鄰居講述好消息的故事。

仿佛故事到此為止還不夠,德米特里的故事其餘部分是我所聽到的最出色、最富有生命改變力的見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