圖像:尼泊爾教會聚會

衡量一國宗教自由的一個重要指標,就是少數信仰族群是否獲准在「人生大事」——出生、婚禮和葬禮中按自身信仰舉行儀式。

尼泊爾擁有世界增速最快基督徒群體之一。根據2001和2011年人口普查數據,該國基督徒人口翻了兩倍多,從180,000猛增到375,699。

2015年新頒佈的尼泊爾憲法承認宗教信仰自由,但根據維沙•阿羅拉的視頻報導,尼泊爾基督徒家庭中若有人過世,家人不單悲痛,更要煎熬掙扎於尋找下葬之處。由於當地人反對基督徒把死者埋葬在他們周圍,加德滿都及鄰近地區的教會只得買下一座僻靜荒山上的13萬平方英尺土地來建墓地。

「最大的挑戰就是前往墓地的崎嶇路程,墓地距首都加德滿都約30英里,離主幹道約有兩英里。我們已經花了250萬尼泊爾盧比(2.4萬美元),但離完全建成還很遙遠。不過我們已經在此安葬了兩個人。」新近修建的安息公墓聯秘約書亞•瑪格拉提說。

只有四驅車能抵達墓地,但幾乎沒人買得起這種車。許多人不得不抬著死者在陡峭的臨時道路上跋涉1.5小時。

「我們選擇這個地址有兩個原因。首先,墓地需要遠離任何人居,因為住在基督徒墓地附近的當地群體已經成為敵擋我們的主力。其次,離都市越近,地價越高。」墓地董事會成員解釋道。

「加德滿都附近再找不到其他基督徒墓地了,博卡拉有個墓地,奇塔萬還有一個。但都離這裡很遠。」墓地秘書長說。

瑪格拉提補充說:「在加德滿都,帕斯帕提那寺院內有一塊地允許基督徒下葬。但2011年後就禁止了。雖然在樂樂(Lele)地區還有一處墓地,但有政黨挑唆村民抵制我們在那裡埋葬死者。所以也沒法繼續在那裡下葬了。」

「由於基督徒無處安葬死人,他們就只能把死者埋在自家土地上。結果,周邊社區和鄰里都會來找麻煩,第二天就會要求把死者挖出來,放到別處去。」尼泊爾信禮教會(Believers Church)主教納拉楊•沙瑪說。

幾年前,生活在朵拉加區(Dolaghat)的一名新生信徒在接受基督兩個月後過世了,被埋葬在一個基督徒的私人土地上,但後來所有村民都來抗議。結果是教會挖開墓地,帶著遺體走了3英里去另一個基督徒的私人土地上重新下葬。

「儘管當局承認尼泊爾的基督徒群體,且憲法也賦予所有宗教群體平等的權利,但我們還是在墓地事宜上頗為掙扎。我們不知道自己死後會被帶到那裡,安葬在何處。我們仍在與當局協商,但目前還不見政府有任何舉措,也沒有解決方案。」沙瑪總結說。

尼泊爾當局4年多前就已經承諾會為基督徒分配安葬土地。時至今日,弟兄姐妹們仍在等待。

(文章來源:World Watch Mon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