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eight="a"/>

圖像:逝世的邁克爾與妻子薩拉、女兒普希拉

埃及社會剛開始從棕枝主日發生在兩座科普特教會的連環爆炸案以及之後的震驚中恢復,而慘案帶來的創傷也開始以完整真實的面目呈現出來。

遇難者如今已被埋葬,而數以百計受傷的基督徒仍在住院,部分傷者仍未脫離危險。

以下是全球守望監察對一位遇難者家屬的採訪。這位死者名叫邁克爾•納比勒•拉吉布,他是一位藥劑師,也是薩拉•費克里醫生的丈夫,還是3歲的普希拉的父親。他也是埃及坦塔市的聖喬治大教堂的一名執事,他在教堂裡幫忙主持彌撒時遇難。

wedding-of-Michael-Nabil-Ragheb-Sara-fekry-400

圖像:邁克爾與薩拉-2012年攝於婚禮當天

「我2012年嫁給邁克爾,我們的愛情故事持續了4年,在這段歲月裡神把女兒普希拉恩賜給我們。我十分愛邁克爾。他特別寬厚仁慈,內心也很溫柔。襲擊案發生前幾天,他感到自己很快要離世了。遇難的前一天,也就是4月8日星期六,我們在慶祝女兒普希拉的3歲生日時,他又再次提起這件事。」

「邁克爾是教會執事。他聲音甜美,所以在詩班獻唱,而且還在彌撒中負責朗誦聖經和唱誦科普特聖詩。」

「棕枝主日那天,他剛好是負責領聖詩的其中一人,於是我們一家三口在主日早晨去教堂參加彌撒,過棕枝主日節。」

「邁克爾讓我不要坐在前排的長凳上,而是要坐在教會後排,在那裡等他直到節慶儀式結束。之後他就穿上執事制服,開始了主日崇拜。」

「我本來不明白他要我坐在教會後排的目的,但看來那是神的旨意,於是在主日崇拜進行到一半時,也就是早晨9點10分,爆炸案就發生了。」

「我聽到爆炸的巨響,整個教堂如同遭受了強烈地震一樣晃動。」

「之後整座建築內一片漆黑,人們紛紛尖叫起來。一時之間,我以為審判日到了,但我馬上起身往教堂前排衝過去,衝向執事詩班站的位置。我衝到那裡的時候,就看到許多屍體和碎肢散落在血泊中。整個場面就是一場大屠殺,我看到邁克爾躺在血泊中的時候震驚極了。」

「我丈夫在一生中,活出了在地如同在天的生命。他總是不住地禱告和讀聖經。我知道他如今去了更美的地方,在天國中與耶穌同在,心裡也十分喜樂。」

Michael-Nabil-Ragheb-his-wife-Sara-Fekry-daughter-Priscilla-2-400

圖像:邁克爾夫婦和女兒小普希拉

訪談邁克爾的父親納比勒•拉吉布

「主日早晨,有個鄰居嚇了我一跳,她猛敲我的公寓房門,問我邁克爾和他妻子在哪裡。」

「我告訴她,他們去聖喬治大教堂了。她就告訴我說,她聽說聖喬治大教堂發生了爆炸案。我立即趕往那裡。一到現場,我就看到街頭擠滿了人,警方和救護人員也圍在那裡。我看到邁克爾的一個朋友,而當我問起他邁克爾在哪裡的時候,他就回答說邁克爾已經上天堂了。」

「然後我就衝進教堂,發現兒子已經被鮮血浸透了。」

「邁克爾為人和善。他與神的關係十分緊密,如今他去了最美的地方,他將在天國裡和基督一起過復活節。」

Priscilla-Michaels-daughter-on-her-birthday-400

圖像:普希拉-攝於生日

訪談邁克爾的弟弟克利洛斯•納比勒•拉吉布

「我哥哥的逝世讓我們都很難過。可是同時,我們也十分為他高興,因為他按主的旨意走完了當走的路,回了天家。」

「而我們呢,還得繼續在此生掙扎,我們明天的命運如何,也還沒有定數。我很愛我兄弟,也希望早日與他團聚。我確信他如今已在天國中,和其他為信仰殉道的人還有聖徒們一起安享平安。我可羨慕他呢。」

「我想對我那殉道的兄弟說:『哥哥,我很愛你,也想成為你那樣的人。』我也想對伊斯蘭國說一句:『我已經預備好為信仰被殺了,好像哥哥那樣。我內心渴望在這件事上跟隨他。我等著你們呢,所以別延緩了,趕緊告訴我你們下回要炸哪間教會,我好去那裡等著。我盼著與耶穌團圓,所以別延緩了,我可等著你們。』」

訪談邁克爾的叔叔易斯哈格•哈比卜神父

「邁克爾十分勤奮。他在學校裡名列前茅,以優異成績畢業於藥劑學專業。他還是科普特神學院的畢業生。」

「他的職業生涯和屬靈生命都很成功。他自小就如同教會所生的兒子,為人也十分順服、謙卑和誠實。2006年以後他開始擔任聖喬治大教堂的執事,在主日學裡教導兒童。我們都很確信他現在去了美好的地方,他已經回到了天家,這讓我們很感寬慰。」

(文章來源:World Watch Mon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