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eight="a"/>

(…承接上文) 在另一個東歐國家,我又遇到了一位和我分享了富有啟迪性和發人深思的故事的信徒。

尤金告訴我,他的國家處於共產主義統治期間,他接受了一位代表某雜誌的西方人的採訪,該雜誌是由支持為信仰受迫害信徒的某基督徒機構出版的。當記者問尤金共產主義政府如何虐待他時,他說地方當局折磨他,毆打他。他說,有時他們會停在他正前方瞪著他,直到他站到一邊讓路為止,企圖以此威嚇他。

尤金述說了某人(他懷疑是同一幫員警)怎樣用螺絲刀紮破他的車胎,用錘子砸碎他的車窗。他訴說了他的孩子們如何因來自信主家庭而經常在同學面前受到嘲弄。學校管理人員將他的孩子留校,告訴他們:“是因為你們父親是牧師,你們才在同學面前遭受尷尬。這也是為什麼你們沒有朋友的原因。”共產主義分子顯然相信只要孩子們輕看和放棄父母的信仰,他們就能讓孩子們反對父母。要是他們做到了,教會不到一代就會死亡。

那位聽到尤金故事的西方記者大為驚駭。他告訴尤金:“政府對待你和你家人的做法不對!我們需要在我們雜誌上登出你的故事,讓人們為你禱告!”

尤金大叫:“噢,請不要那麼做。我和家人經歷的這些事情在這裡很正常,只是我們要背的小十字架。有一天,如果你聽到我被囚禁、受折磨和死亡威脅,那也許你可以曝光我們的故事。也許,那時你們政府可以干預,也許人們可以為我們禱告。但不是現在!我們不想小題大做,令我們的逼迫者難堪,惹來更多麻煩。”

那位記者和他善意的機構聽到尤金的話後,他們拒絕聽從。儘管尤金這麼說,他們相信他們能(該)幫點忙。尤金的故事出版了。為了保護他及家人受到報復,雜誌印刷了一個聲明:“本文人名和城市名及其位置已被更改。但故事的細節是真實的。這就是某某政府如何對待信徒的。”(令人詫異的是,聲明中竟然採用那個國家的真名!)

雜誌為故事中的主人公杜撰了名字,為他妻兒杜撰了名字。完全出於無意,他們採用了同一國家某城鎮的名字。出版人完全隨意地選擇了那個城鎮的名字,他們對是否真有信徒住那裡毫不知情。他們感到在雜誌文章中隨機選取名字和地方既完美又保險。

尤金所在國家的政府碰巧讀到一本。十有八九,他們讀了雜誌的聲明。即便如此,他們去到文中提到的城市調查。他們在那個地區幾乎立刻發現了十多家以前不知道的非法家庭教會。他們馬上將每個教會中的部分人員逮捕入獄。

尤金接受的採訪間接導致了這次悲劇,他嚇壞了,傷心欲絕。幾年後,他和我分享了這個故事,以免悲劇重演。

這就是為什麼我等了超過十五年才將這個故事付印的一個原因。

尤金的警告至為必要。實際上,我那時決心將這個警告性故事告訴別人,以支持和幫助世界各地為信仰受逼迫的信徒同道們。我的希望是這個故事將以強有力的方式表明一件重要事情:如果我們即時講述受逼迫信徒的故事,如果我們不是十分謹慎,我們實際上加重了他們所受的逼迫。聖經指示我們為受屬靈逼迫的弟兄姐妹禱告。有時,越過聖經的指示分享他們的故事是無益的和不智的。即使用意再好,我也不能始終保證我們分享他們故事的後果。

為耶穌受逼迫是一回事。我個人在索馬里的經歷以及我聽到的這些奇妙、富有感染力的故事,令我確信上帝能夠且願意為他的榮耀使用那種逼迫。不管怎樣,由於我們的無知或輕率(哪怕出於無心)導致人們受逼迫,卻是另外一回事。浪費逼迫真是悲劇!

我離開索馬里時,我已決意不那麼做。按照耶穌的教導,他的跟隨者是“狼群中的羊” ,但讓他的羊做出不必要的愚蠢和疏忽之舉是毫無理由的。這也是我開啟此番行程的原因之一:從他人的經歷中學習智慧。我目前所聽到的故事鼓舞了我,我知道我還有更多需要學習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