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eight="a"/>

(圖像: 中國)

(…承接上文) 接下來的三天裡,這些家庭教會成員能夠教給我的,令我更加受鼓舞。我聽到了這些人每一個怎樣認識基督的美妙故事和關於上帝通過他們的家庭教會所做的其他報告。

我最欣賞的是他們對共產中國的信徒生活的描述。和我面談的人中有幾個令我確信,共產政府完全不在乎國民信仰什麼。他們聲稱政府對宗教信仰長期的殘酷反對不在於信仰本身,而在於控制。

當然,我知道中國的“一孩政策”。我的新朋友們解釋道,透過強制墮胎執行該法令不過是政府決意控制個人生活每個方面的無數方式之一。政府指定人們可以在哪裡生活,他們能否遷移。政府決定孩子可以去哪裡上學。學校當局決定每個學生能否在哪裡繼續受教育。政府決定每個人的職業、在哪裡工作,甚至工資多少。

年輕人結婚之前,必須得到上司的批准。他們要等待政府的批准,才能申請結婚證。如果一對夫妻想建立家室,他們需按要求徵得工作單位和當地政府各部門的批准。

所有懷孕都必須報告,並且應當提前得到准許。意外或計劃外懷孕,哪怕是頭胎有時也必須墮胎。一旦婦女生下所准許的唯一一胎,以後再懷孕,須通過非自願的、政府明令的墮胎自動終止妊娠。眾多工作單位為了早日發現未經准許的懷孕,要求為育齡女員工定期進行懷孕檢查。

婦女須徵得政府准許和取得政府檔才能跨省流動,並按要求先支付懷孕檢查的費用,以保證她們不會未經准許到別處悄悄生孩子。個人自願選擇的懷孕檢查費用可高達一個多月的工資。

採取某種方式成功逃過計生人員注意的任何婦女,或拒絕遵守政府一孩政策的任何家庭都須付出可怕的代價。由於政府僅給每個家庭簽發一個孩子的身份證,任何多生的孩子都不可能獲得正式身份。對政府而言,那個多生的孩子不存在。那個孩子永不能讀書,永不能找到工作。

顯然,任何企圖全面控制國民的政府都無法承認一位全能上帝的權能!任何宗教信仰都號召順服和忠於高於政府且在政府之外的某人(可見或不可見的),都將質疑政府的權力,政府不能也不願容忍這種威脅。

我突然意識到,單單開口說“耶穌是主”多麼危險。信徒們的信仰擊中了政府權力的核心。

* * * *

從另一次的面談中,我開始汲取一個有益的教訓。

當局將一位家庭教會牧師,一位七個孩子的父親逮捕入獄後,他們也軟禁了他的妻子。牧師的妻子被告知她只能出門在當地市場購物。但那對她似乎沒有多大影響。畢竟她身無分文,無法購買食品。她只能依賴忠心的教會同伴提供食物。結果,他們妥善地供應了她。

她去村裡的露天市場時,常常在所穿的衣服外面套一件有大口袋的袋型上衣。她慢悠悠地穿過人群,在各個店鋪中出出入入。她走完整個市場期間,常常感到這裡扯一下那里拉一下。等回到家裡,她的口袋裡常常裝滿了土豆、洋蔥和其他食品。有時口袋裡塞了錢。她似乎總是帶回家足夠一家八口第二天吃的食物。

偶爾,那七個孩子真正挨餓的時候,母親會驚訝地發現在前門臺階上有一隻雞。一天他大兒子在附近城市找到工作,剛好有輛自行車碰巧靠在他們前門上,似乎從天而降,孩子有了往返工作的交通工具。

家庭教會網路沒有也不用教堂建築,或擺著排排長凳讓人們週日上午坐著敬拜的會所。可是他們都肯定明白何為愛教會成員和關心他們的憂慮和需要。他們清楚彼此互為教會的內涵。我相信他們的榜樣可以激勵和挑戰其他信徒。的確如此,而且時間上遠遠早於我的預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