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eight="a"/>

(圖像: 中國婦女)

(…承接上文) 由於該城的這一部分僅對中國人開放,我其後四天被關在這座公寓裡。我的中國同伴們卻可以隨心所欲地自由出入。他們在新鮮的空氣中閒逛,去附近的食品雜貨店買來食材,用一個單頭氣爐預備便餐。

剛剛出獄的四人顯然喜愛他們的自由。他們的故事都不平凡。

我尤其為張牧師所打動。他八十三歲,剛出獄三天。張牧師窮其一生傳講和教導福音,為此付出了高昂代價。他雖年老但仍能記得共產主義早期的日子。那時,毛主席建立的新政府竭力剷除基督信仰(和西方)在這個國家的影響。

其他國家來的宣教士一夜之間被趕出中國。教堂建築被封閉或變成了妓院和酒館。成千上萬的信徒和張牧師等教會植堂者被捕,受到了殘酷的勞改營和再教育活動的考驗。

事實上,張牧師被關入監獄三次。他成為信徒時首次入獄,因帶領他人信主和植堂二次進牢房,因領導家庭教會被捕,被判再次坐牢。

那種虐待在中國是平常事。實際上,對信徒來說,坐牢非常平常,他們一般和其他信徒關在一起。入獄期間,一個個信徒小組會集合在一起團契和學習。他們彼此鼓勵並分享他們的信仰,在犯人同伴中贏得皈依者,在監獄各處拓植其他小型教會。奇妙的是,在中國的監獄內有龐大的植堂運動!

獄中,無數的新皈依者接受了門徒訓練。最終他們獲得釋放,返回他們遍佈全國各省各地區的家鄉。回到家鄉後,他們要麼加入當地家庭教會,要麼幫助建立新的家庭教會。這些家庭教會如野火般在整個中國發展。

陳大衛早已向我精彩地簡要介紹了中國的基督教會歷史及其對中國的影響。我自己也多做了點調查。我覺得我已經熟諳教會的重大歷史發展趨勢和里程碑。這是世界歷史上最為迅速的基督信仰擴展運動,親耳傾聽積極參與其中的信徒用第一人稱活生生地講故事,於我實在是不小的特權。

張牧師不僅在政府剷除福音影響的無情運動中倖存下來,他也目睹了他服事期間中國信徒數量劇增的過程。到了一定程度,要關押的牧師太多了,共產黨只好改變策略,創立了官方承認和批准的“三自教會”,作為管理和限制他們所謂“洋教”擴展的手段。

結果這種策略出臺得太遲,影響甚微。到1960年代初期,非法的家庭教會擴展得如此深遠、如此迅速,政府完全無法抑制聖靈的工作。即使一再逮捕和監禁最有影響力的領袖,如張牧師等,也無法撲滅愈燃愈旺的信仰之火。

第二次世界大戰後基督信仰首次被宣佈非法時,中國信徒的數量估計為數十萬人(這是直到十九世紀下半葉才被允許進入中國的西方工人近一世紀勞苦所結的果子)。到毛發動的文化大革命為止,經歷二十五年多的共產主義逼迫後,全國各地數百萬中國信徒秘密地在家庭教會聚會。到1983年為止,各種估計顯示中國有一千萬信徒。

1998年我訪問中國之時,經過政府五十年對基督信仰的對抗,無人確切知道中國信徒到底有多少。許多專家估計數字可能高於一億多,並且每天都在增加。 (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