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eight="a"/>

(…承接上文) 是此前我面談過的那兩位弟兄。他們正站起來,揮動著雙臂。我想像不出他們在幹什麼。我企圖不理睬他們,希望無人注意到這種打岔。

可是他們向前面衝過來。他們從人群中穿來穿去,奔向講臺。我徒勞地企圖設法阻止他們走到講臺上來。可是,他們越來越近了,我看得出他們在哭泣。本能地,我後退讓路。他們登上講臺時,在顫抖和啜泣。他們向人群說:“聽聽這人!聽聽這人!他告訴我們的故事是真的!你受逼迫時怎樣,也只能怎樣在逼迫中成長。”

然後,他們向坐在他們面前的基督徒弟兄姐妹敞開心扉。他們所說的聽起來像懺悔:“你們尊敬我們,讓我們做領袖,僅僅因為當局逮捕了我們,我們坐了三年牢。可是你們從未要求我們講述自己的經歷。”

“我們知道你們坐牢時,大多數都分享自己的信仰,傳講上帝的話語,你們即使沒有帶領成千上萬的人歸向耶穌,也帶領了數以百計的人歸向耶穌。你們建立了幾十間教會,你們開啟了自監獄中發展起來的歸主運動,主以大能的方式使用你們。”

“可是我們被捕時,我們僅僅知道耶穌是誰!我們不知道如何禱告!我們不懂聖經!我們不知道很多信仰歌曲。我們今天不得不向你們懺悔這些,請求你們饒恕。坐牢三年期間,我們沒有向一個人分享信仰。我們隱藏了自己的信仰。然而,我們出獄時,你們僅僅因為我們坐過牢就讓我們做領袖。事實是,我們在坐牢期間令耶穌失望。你們願意饒恕我們嗎?”

“你們一定要聽聽這人說的話!要聽聽這人說的話!他正在教導的是真的,你入獄時怎樣,也只能怎樣在獄中成長。你受逼迫時怎樣,也只能怎樣在逼迫中成長。”

我似乎不能再多說些什麼,我默默地祈求上帝赦免我。我曾經對和這兩位弟兄面談感到煩惱。顯然,上帝把他們帶到前面是有目的的。

* * * *

我感到我正在學習和經歷的一切使我的靈性振作起來,徹底改變了我。同時,我的軀殼卻因抵達這次大會前在中國穿行了嚴峻的四週時間而筋疲力盡。我乘飛機,坐火車,搭巴士,還有秘密的汽車之行。我被偷偷地運過省界,藏在安全的房子裡。多少日子,我黎明前起床,一直面談到過了深更半夜。

到那時,我已經耗盡了氣力。不過,我清楚這是神聖的機會。無論怎樣,我那天晚餐前完成了幾個內容充實、很不錯的面談。那時,大會領袖們告訴我,由於他們現在全天和我一起面談,他們需要深夜舉行原訂計劃的培訓。他們詢問我和大衛能否在大會剩下的幾個晚上帶領查經。大衛從保羅書信中選擇了羅馬書。我選擇了路加福音。

教導這些忠心無畏的家庭教會領袖福音故事和上帝道中的功課是巨大的榮譽。他們的生命和事奉早已如此激勵我、教導我那麼多。不過,令我更感肅穆和感動的是那一週晚些時候我將要見證的一幕。

一天清早我走出房子,吃驚地看到一小群人走在擠滿農場大院的整群家庭教會領袖中間。從遠處我看得到他們在拆散一些書,將散頁發給坐在地上的人們。

走近他們時,我大為驚駭地認識到他們在將聖經拆成一片片。

注意到我的反應後,陳大衛急忙跑過來解釋:“這次大會上只有七位家庭教會領袖擁有自己的聖經。我們部分人昨晚開會決定,大會結束時,每位領袖至少帶著一卷聖經返回他們的城市、村莊或農場。這正是我們現在做的。我們正在詢問每位領袖哪一卷聖經他們還沒能教導,我們擬給予他們每人至少一卷新的聖經。”

我只能想像那些剛好分到創世記、詩篇或約翰福音的領袖們該多麼喜樂。同時我也為分到像腓利門書等小卷經文的領袖們感到有點難過。

* * * *

這些中國教會領袖們的信仰和生活榜樣不僅激勵了我,也令我深感愧疚。即使今天,十五年後回首往事,我認為那次的整個旅程,尤其是那一週是我們屬靈生活、個人生活和職業生涯中最重大的轉捩點之一。

那時我覺得我們那週的大會將永遠地改變我的生命和我的工作。然而,大會和我在中國的冒險之行仍未結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