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eight="a"/>

(圖像: 在火車上傳福音)

參加家庭教會大會的人員中約十分之一是女性。她們引起了我的好奇。我認識到家庭教會領袖們誰都冒著巨大風險,可我想瞭解這些願意冒同樣風險的女性。甚至更進一步,她們如何成為各種團體領袖的?我期待著有機會聽到一些她們的故事。她們怎麼認識耶穌的?她們怎麼擔當領袖角色的?

我的大型團體面談在繼續進行。整個聚會的人都可以聽到奇異的故事。不過,在我們的大型團體聚會之間,我刻意花時間同就餐時和休息期間湊在一起的小型群體待在一起。沒有多久我便發覺所有這些領袖個個都很堅強。我發現他們靈性成熟,特別善於表達他們的信仰。女性尤其是熱忱的福音宣教士。有靈火燃燒在她們的骨骼中。我感覺到她們可以一口氣不停地一連三個小時為耶穌做見證。她們的熱忱和激情令人吃驚。

我獲悉參加這次大會的女性已經在全省各地及鄰省遍地植堂。當我詢問家庭教會領袖和牧師們所面臨的最大挑戰時,她們向我們解釋她們沒有那些頭銜。她們的解釋是:“參加這次大會的所有女性都是福音宣教士和植堂者。”我漸漸瞭解到那些頭銜意味著什麼。我原以為作為家庭教會的領袖或牧師是最危險不過的位置,不過,聽了這些女人的解釋後,我開始懷疑。

基於她們的故事,在家庭教會中做福音宣教士或植堂者比帶領地方會眾甚至可能是更加危險的職責。擔任福音宣教士或植堂者的角色需要向非信徒做見證,要時刻冒著危險同人們互動和決定這些人是否可信。談到信賴問題,這些福音宣教士都依靠上帝的靈引導。她們熱衷於分享她們的信仰,但她們知道需要冒多大風險。

我問她們如何成為了福音宣教士和植堂者。

她們告訴我:“噢,那只是情理中的事!”

我問:“你們什麼意思?”

“一旦植堂成功,領袖們經常遭到監禁,”她們解釋道,“那些領袖不在時,其他人開始站出來帶領。有時,那些領袖也被抓入獄。但是,每一次被抓,其他人都前赴後繼。我們只是在做我們受過培訓的工作。我們有上帝的道,我們分享上帝的道。人們接受上帝的道的訊息後,新教會建立起來。那似乎是上帝使他的教會增長的方式。”

我驚愕於這種策略的簡單明確和她們的委身。這些女性似乎對頭銜、職位和正規架構毫無興趣。她們委身於分享耶穌的故事,任何其他事情於她們都無關緊要。

那一刻,我想到了眾多美國宗派陷入權力和領導事務的衝突中。這些信徒似乎明白唯一要緊的是分享耶穌。要是中國家庭教會出現領袖角色之爭的話,焦點將是誰最快最熱忱地勇敢進入敵對的世界裡向失喪的人分享福音和為耶穌贏得人心。尤其這些婦女似乎沒有時間也無意爭辯教會內部的職責或頭銜問題。 (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