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eight="a"/>

圖像:兒童中心裡的青少年打棒球

哥倫比亞敞開的門兒童中心離首都波哥大有4小時車程,坐落在該國衝突最嚴重的地區之一。這所中心卻一直扮演著受逼迫基督徒兒童的庇護所,為他們提供保護、教育和屬靈造就。

該項目至今已援助了約300名兒童。他們在中心得到了屬靈培訓、心理和創傷關懷輔導、學校教育、職業訓練、音樂培訓、電腦技能培訓和農業培訓。服侍遍及最偏遠地區的受逼迫兒童——有的是被游擊隊抓去當娃娃兵的僥倖逃脫者,有的因信仰遭受暴力,還有許多受到性侵害和性別暴力對待。

兒童中心落成於2000年,一直堅守著其主要創辦目標:為堅守信仰的新一代少年男女提供保護、教育和培訓,並且扶助他們的社區,即便在最艱難處境中也一樣。身受逼迫的一位牧師說:「知道我們的孩子在安全環境之中,真的很蒙福。他們不單接受了學校教育,還得到了基督徒培訓,我很感寬慰。」

中心如今住著51名兒童。過去7年間,學生大多是哥倫比亞逼迫最重的4個地區——瓜維亞雷、烏伊拉、梅塔和納里尼奧的孩子。

170502colombia-3

圖像:兩名兒童中心的孩子

瓜維亞雷省

逼迫來源:「哥倫比亞革命武裝力量」(FARC)的反政府共產游擊隊

近年來,中心收留了越來越多來自瓜維亞雷的孩子。非法武裝團伙幾乎完全控制了那裡的村莊。基督徒和社會領袖隨時都面臨威脅。未成年人通常在欺騙和武力之下受到招募。有時,人們甚至會綁架兒童,把他們帶進山裡。兒童只有留下來,否則只有死路一條。

該地區教會發生事故顯著增多。儘管國內和平進程已取得進步,但普通百姓仍持續遭到襲擊、暴力招募、人權侵犯,而宗教活動仍普遍遭到禁止和監控。

烏伊拉省

逼迫來源:部族敵對

烏伊拉省是一個擁有龐大原住民人口的山區省份。近年來,中心接收的原住民顯著增長,已達49%。

原住民孩子來到中心,是為了擺脫其傳統權威勢力的掌控和限制,尋求接受教育機會,並自由地活出信仰。部族勢力以流放、肉體折磨和囚禁來懲罰基督徒。「我們社區內的受教育機會十分稀缺,且受到傳統權威勢力控制,」住在中心的一位15歲女孩分享道。「原住民學校不允許我讀聖經或禱告。我在中心這裡學到了很多有關愛神的事。我長大以後也希望能像老師們那樣,為我的社區帶來改變。」

在大多數哥倫比亞原住民群體中,信仰基督都被視為一種罪行,基督徒遭受逼迫,且被剝奪受教育、住房和醫療服務等基本權利。這些社區中,教育與祖先傳統和薩滿教傳統息息相關。因此,上學去就意味著必須放棄信仰,大多數基督徒孩子都只有很低的教育水平。因此,許多基督徒以兒童中心為通往教育和自由的機會。

170502colombia-2

圖像:孩子們在踢足球

梅塔省

逼迫來源:「哥倫比亞民族解放軍」(ELN)的共產游擊隊

哥國的非法武裝勢力不只有FARC,還有ELN和EPL「哥倫比亞人民解放軍」等團伙。在FARC遭遣散之際,這些團伙就紛紛控制了特定地區。梅塔省就是其中之一,這些游擊隊控制了毒品走私路線、河道、小城鎮和村莊。當局對這些地區控制力弱,罪犯逍遙法外,武裝團伙猖獗,教育水平低下,年輕人發展機會受限,這些因素都導致當地逼迫更加嚴重。

武裝團伙時常用美好未來和豐厚報酬的承諾來招募兒童。女孩會被賣給游擊隊高階領導人作妻子或他們孩子的養母。牧師時常扮演當兒童的保衛者,以靈魂醫生的身份服侍他們,好為絕望的孩子帶去得救的盼望。但牧師被禁止進到某些特定地點,和平進程的好處也幾乎未能帶到此地。為了保護梅塔省受暴力和逼迫威脅的基督徒孩子,兒童中心的服侍是不可或缺的。

納里尼奧省

逼迫來源:犯罪團體,准軍事化組織

哥倫比亞內部衝突並不僅僅發生在山地或農村地區,衝突帶來的影響甚至波及到城市地帶。瀕臨太平洋的圖馬科就是如此。多年來,犯罪團伙使用暴力、恐嚇和性暴力來支配這裡,騷擾牧師和社區領袖。

嚴重受到衝突影響的地區裡,准軍事化組織領袖把牧師及其家人看作敵人,並時常威脅他們。但牧師和基督徒領袖們,卻視這裡為分享基督之愛,鼓勵人們在福音中尋找和解的好機遇。

當地兒童普遍受犯罪活動吸引,他們往往最終會加入罪犯的行列。犯罪團伙頭目把這看作阻止福音傳播的機會。我們的兒童中心因此成為了納里尼奧省孩子們的避難所。

170502colombia-4

圖像:兒童中心課室

不只是一個項目

兒童中心不僅扮演著兒童之家的角色,它更見證著一個遭受多重逼迫的哥倫比亞教會,正一天天成長,學習克服自身限制,並藉著耶穌基督的真光去建立一個嶄新的國家。看到中心的孩子,就如同看到了他們的家庭;叫我們明白他們的苦難,了解哥倫比亞的逼迫的深重影響。

儘管遭受逼迫,中心的孩子仍然充滿盼望。他們正接受裝備、獲得力量,能夠抵抗逼迫。

 

奉獻支持各地受逼迫基督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