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eight="a"/>

(待續…) 我朝聖旅程的下一站是精心計劃的東南亞之行。

在行程的第一站期間,我將永遠難忘同一位信徒在他國家的一座大城市沿著街道邊走邊談的經歷。一如往常無數次的經歷,我為所聽到的動人心弦的故事深深打動,我全神貫注地聽故事期間竟然完全走神。

過了一會兒,我才突然意識到我的同伴仍在說話,我對他所談的茫然無知。我向新朋友道歉並悔改,我沒有注意聽。

他說:“沒關係,尼科。我意識到了。可是我沒有和你交談。我在和主交談,以確定我們今天去哪裡、應該做什麼。”

那時那刻我痛下決心,我想那樣認識耶穌。那時那刻我痛下決心,我想那樣和耶穌同行。

* * * *

在這個東南亞國家的最後一個早晨,我收到了下一個安排面談的人打來的電話。他說:“我認為我正在被跟蹤,因此今天不能和你見面了。”

鑒於機會已經錯失,接待我的人建議我們提前幾個小時去國際機場。我們駕車穿過城市向機場奔去。突然,我們的司機開始動作猛烈起來,車子穿行在狹窄的弄巷迷宮裡。

我嚇壞了,對所發生的事毫不知情。

終於,司機解釋道:“對不起,李普肯博士。今天一大早聽說我們教會的一位領袖此前去了山區的部族中,他也許提前回來了。他在逼迫中讓人認識耶穌方面經驗豐富。我剛才意識到我們離他住的地方不遠,因此我決定繞道去他的公寓,讓你見見他,如果他在的話。”

我們很快停下車,走出汽車,來到一座破爛不堪的老樓房裡,爬過一些嘎吱作響的樓梯來到四樓的公寓房前。我們還沒有敲門,門就打開了,門口站著我們來看望的人。

他問候我們說:“聖靈告訴我你們今天早晨來。”果不其然,他示意我們進入他窄小的家時,我們看到他已經在桌旁擺了四個座位。我們坐下一起吃早餐。

* * * *

我情不自禁地數算這類事情發生的故事。那人怎麼知道將有四個人就餐?如果你問他,我真的問了,他只是淡淡地答道:“主告訴我的。”

顯然,上帝依舊在他的世界裡做工。顯然,他依舊對那些與他同行的人說話。那人確信我們會來。上帝向他顯明了。作為回應,他早已為四個人準備了早餐。

我渴望那種和上帝的密切關係。我渴望那樣禱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