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eight="a"/>

(…承接上文) 聽完他們的故事,我感到要打開使徒行傳。懷著全然不同的看法,我開始讀腓利和衣索比亞太監的故事。讀時生平第一次,我感到好奇:一個衣索比亞人,一個太監,一個黑人,一個外國人到底怎樣獲得了含有以賽亞書的卷軸?

新約時代,即使部分的經文也是手寫在卷軸上的。它們非常罕見也非常珍貴。另外,猶太人對於誰獲准接觸聖經、哪裡可以打開閱讀聖經都具有嚴格的規則和限制。

不管怎麼說,這個衣索比亞官員本來不允許摸到、打開閱讀或擁有一本聖經的。腓利卻發現在通往加沙的路上這位衣索比亞人坐在馬車上鑽研和苦苦思索以賽亞書五十三章。這個衣索比亞官員竟然帶著一本猶太聖經的部分經卷回家。當晚我讀這個故事時,這個事實似乎非同尋常,毫無可能發生。

實際上,這件事如此不同尋常和毫不可能,我的問題脫口而出:這個人從哪裡獲得一本你本國語言的聖經?

作為回答,聖靈對我的心說:我長期以來一直這麼做,如果你將我的道帶入世界,我將放在合適的人手中。

這是多麼奇妙、神奇和神秘的合作夥伴關係!我們絲毫不瞭解什麼促使這位衣索比亞女王的官員踏上去以色列的靈性朝聖之旅。是某事或某人(某神人?)?這人怎麼能拿到那部分上帝的道?他走在空曠的沙漠大道上,為什麼恰在那一刻讀那一章以賽亞書?

我不得不承認,上述任何問題我都無法作答。

然而,處於受逼迫的信徒中間,我非常確信上帝在衣索比亞人和腓利之間的相遇這件事上一定施行了幾個小神蹟。在上帝奇妙的時間安排中,這次相遇剛好發生在合適的地點、合適的時間。近兩千年後,當我走下飛機去見神蹟般找到耶穌的五位穆斯林男人時,一模一樣的情景再次發生。我從未有意成為那天禱告的答覆,可是顯然我是。

那天晚上閱讀使徒行傳是一個全新的經歷。兩種想法盤旋在我心中:這是上帝那時做的,這是上帝此時做的。突然,我的現代世界看起來與聖經世界沒那麼迥然有別。

收集故事很久、很久以後,我漸漸明白這五位新朋友所講的故事實際上非常常見。一而再,再而三,多年來,不同國家和文化的穆斯林背景的信徒告訴我關於受到夢和異象指引的故事。他們訴說如何在奇異的環境中找到聖經,他們都提到多次閱讀聖經。閱讀期間,他們談到覺得被耶穌吸引。他們告訴我跟隨耶穌的個人決定。許多信仰朝聖故事都會有一個腓利在合適的時間、合適的地點、帶著最終指引尋求者直接皈依耶穌的合適話語恰好出現。 (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