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eight="a"/>

我已經坦承過,我的終身事業開始時,我幼稚地相信上帝正在差遣我和路得到世界各地,踏上一個偉大的冒險歷程去向失喪的人們傳講耶穌、教導他們如何將聖經應用於生活。我如今認識到,上帝允許我走入世界是要我們發現耶穌到底是誰、如何將聖經應用於我的生活。他想要我從遠比我更認識他的人們那裡學習這個功課,這些人都已經每天在活出他的教導。

我這次朝聖歷程中遇到的不少人不僅成為我個人的導師和信仰之友,也成為其生命榜樣令我羞愧並激勵我的屬靈英雄。任何國家的基督身體的任何其他肢體都沒有比我在中國遇見的家庭教會信徒令我更加謙卑,教導和激勵我更多。

鄉村的家庭教會如此隱蔽,如此隔絕,他們有些領袖問我耶穌的話是否已傳出中國。他們想知道其他國家的人們是否認識和敬拜他。

還有一點此前我沒有分享。

我告訴中國的信徒,他們在世界各地擁有千千萬萬的信徒夥伴。我告訴他們世界上幾乎每個國家都有信徒。他們聽說後,熱烈鼓掌,大聲讚美。

然後他們詢問我的國家。我告訴他們在美國有數千萬忠誠的基督徒在全國每個城市、鄉鎮和村莊數以萬計的大小會眾群體中一起敬拜。家庭教會領袖們聞言竟然歡呼起來,喜樂得痛哭流淚,讚頌上帝賜予美國弟兄姐妹的恩典。隨後,他們的問題鋪天蓋地而來:在美國人們怎麼認識耶穌?在美國有聖經嗎?敬拜是什麼樣的?牧師在哪裡受訓練?問題似乎無窮無盡。

我盡力為他們描述我的祖國文化中基督信仰的實踐情況。他們對我告訴他們的感到詫異。

過了一會兒……

頌讚的氣氛微妙地、緩緩地開始改變。我注意到第一個變得非常安靜後開始哭泣的人。那不是喜樂的眼淚。他似乎很傷心,甚至很痛苦。其他人也隨後產生了同樣的反應。

我很害怕因文化不同而出言冒犯了他們,我問出了什麼問題。

一位明顯很傷心的中國牧師解釋道:“我們只是在想,為什麼上帝那麼愛你們美國信徒,他祝福你們比祝福我們更多?為什麼上帝常常為你們做這麼多神奇的事情?”

我為此呆住了,非常煩惱且害怕。

我立刻提醒我的新朋友們中國信徒向我分享了關於上帝恩典在他們生命中的眾多神奇故事。他們已經告訴我慈愛的上帝在監獄中給予他們力量和勇氣的故事。他們已經談論了關於上帝一再保護他們不受當局傷害的故事。他們已經分享了不少禱告蒙應允的激勵人心的故事。還有上帝借著夢和異象帶領他們的超自然方式。我也指出了借著家庭教會運動而帶來的史無前例的信仰爆炸性增長。儘管遭受共產主義五十年的壓迫,但家庭教會運動已經帶領至少一千萬中國人歸向基督。

我也提醒他們我從他們口中聽到的難以置信的醫治故事。我告訴他們我多麼渴望自己能見到某人從死裡復活。我向我的中國新朋友一再表明,這一切都是上帝同在及其大能無可否認的神奇證據。我說這些是他對中國及中國人的奇異恩典和豐盛慈愛無可改變的跡象。

我的朋友們聽從了我的話和解釋。然後,他們變成了我的老師。這是他們所說的:

“你看到我們在這裡怎麼和你秘密見面,李普肯博士。我們已經告訴過你我們的家庭聚會如何經常夜間在農場和房子之間移來挪去。然而,你告訴我們在你們國家牧師可以公開地傳講福音,美國的信徒可以自由地敬拜,想在哪裡就在哪裡,想什麼時候就什麼時候。”

“你已經目睹我們的領袖將聖經拆散,分成許多片,好讓每個家庭教會牧師至少能帶一部分經文回家分享。然而,你告訴我們在你本人辦公室的一個書櫃上有七種不同版本的聖經。而且,也擁有眾多的基督徒書籍,經常閱讀基督徒雜誌和報紙。”

“我們誰都沒有自己的讚美詩集和合唱詩集。然而,你告訴我們你們教會裡為每個人提供讚美詩集,你們可以在書店裡購買或者向出版商訂購。你告訴我們許多電臺和電視臺都播放基督徒音樂。”

“你描述了在你們國家人人,甚至不是信徒的人怎樣全國放假慶祝耶穌降生。你告訴我們有些教會真的再現基督降生的場景吸引和娛樂大眾。”

“我們已經解釋了我們的眾多領袖被捕,以致監獄成為我們的牧師獲得最重要的神學教育的地方。可是,你告訴我們在美國你們有針對基督徒學生的專門培訓學校。”

“是的,你已經聽我們講述為病人禱告並且其中多少人得到了神奇醫治。可是,也許千人得到了醫治,卻只有一人歸功於上帝或者因此找到耶穌。可是,你告訴我們你們國家的信徒只要願意,完全可以去找基督徒醫生,甚至去基督徒醫院。”

“因此,請告訴我們,李普肯博士,你認為這些事中哪一件是最偉大的神蹟呢?” (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