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eight="a"/>

圖像:耶穌仍在伊拉克 – 前往伊拉克蘇萊曼尼亞鎮的車上吊著一個十字架

就伊拉克教會的未來而言,「信心」是關鍵詞。「教會的前路昏暗,迷茫。然而我們基督徒應該憑著信心過活。我們的信心就在於神對伊拉克教會擁有最美的計劃和前程。」與我們合作的伊拉克機構主任施拉瑪*如是說。

「伊斯蘭國來的時候我沒有懷疑主,」施拉瑪繼續道。「當你審視伊拉克教會的歷史,你會發現許多逼迫時代來來去去。對教會而言,伊斯蘭國如同喚醒信心的警鐘,作基督徒可不意味著一生安穩舒適。」

170727iraq-2

圖像:亞勒辜須城鎮的年輕基督徒在一間教會聚會,一起聽講道、吃飯。

神開了一扇窗

「我見證了許多鼓舞人心的事情。不同教會的人們訴說自己希望留在境內,去得著穆斯林。他們甚至相信未來的教會主體會是穆斯林歸主者。那可真是革命性的。」

施拉瑪描述自己見到的:「現在的趨勢就是,傳統教會由於移民潮的關係而人數衰減。同時,你卻見到穆斯林歸主者組成的教會在快速成長;就像初生嬰孩一樣的年青教會,你甚至還無法稱之為教會。我認為現在正是時機,神為我們打開了一扇窗。我相信歷史上有許多時期,神記念一個民族,於是給他們機會。我們應當好好使用這個窗口,它以後可能再不會出現。的確,逼迫很沈重,但也有很多工作要做。我們能先有這種認識,這是好的,否則我們恐怕根本無法在逼迫下作工。」

170727iraq-3

圖像:埃爾比勒附近的Kasnazan鎮的基督徒做禮拜後從教堂回家。

陪伴和同在

她回望過去的3年,就繼續說:「看到教會積極去接觸自己的同胞,與他們並肩站立,我很受鼓舞,激勵我更多地付出和幫助他人。神父們陪伴著從尼尼微平原的村莊裡逃難的人們,也挨家挨戶、逐個帳篷去探訪,保持彼此的連結。這就是所謂陪伴或同在的事工應有的樣子。這也是耶穌與百姓同在的情形。倘若教會沒有做這些事,我的機構會舉步維艱。我們不分你我去服侍大眾,這是很鼓舞人心的。」

支撐著折翼的鳥兒

「我們希望支持和勉勵人們。我們機構存在的意義和角色在於興旺教會。有位神父告訴我:『教會彷彿折翼的鳥兒,而你們彷彿托住它折翼的手』。這正是我們的職責,堅持做下去也很重要。想一想,摩西當年也有迦勒和約書亞來幫他把手臂托起。我們也一樣,在難關面前,托起教會的手不下沈。我們並不是手,而是支撐著。」

對我們的伙伴機構而言,伊拉克只有一個教會,正如全世界只有一個教會一樣。「儘管在伊拉克或在西方有許多的教會,我們單單應該聚焦在一件事上——對耶穌的信心。那時,我們就可以引發神蹟。即便一粒種子那麼小的信心,都可以叫許多事改變,甚至可改變世界。」

*為保護當事人,此乃化名

-----

奉獻支持受逼迫的教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