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eight="a"/>

圖像:拉莎和女兒朱莉

埃及的逼迫在升級。過去12個月已有4針對基督徒的襲擊:3間教會和一輛開往修道院的公車都受到了極端分子襲擊。上述4宗襲擊案中,每一宗都有超過百名基督徒遇害,還有許多類似案件沒有新聞報導。埃及基督徒是如何應對的呢?我們請來3位基督徒來分享從過去一年的經歷中學到的功課。

「教導孩子:神是他們最好的朋友」

來自盧克索的拉莎(31歲),她丈夫叫哈尼,有兩個孩子——丹尼爾(7歲)和朱莉(3歲)。

「我目睹了近來逼迫的加重對我兩個孩子的影響。丹尼爾本來外向坦率,向來是孩子群中的頭,近來卻因為聽到的一切事情而嚇壞了。現在他連獨自去廚房拿一杯水都不敢。他只想一直粘著我們。我試圖教導孩子的最重要一件事,就是耶穌是他們最好的朋友;祂也永遠會陪伴在他們身邊。我告訴他們,我可能會在他們一米以外,然而神是永遠住在他們裡面的;神與他們同在,他們就不必害怕。我們每天一起讀兒童版聖經,討論其中的意義。有時也不容易。孩子們並不總是明白,他們也不敢大聲禱告。但我看到了他們的成長。昨天我聽到兒子在說話,但當我用目光表示要傾聽時,他說,『媽媽,我不是在跟你講話,我在和耶穌講話呢!』」

「身體上的標記可以提醒我們神的同在」

170831egypt-2

圖像:米拿手腕內側的十字架

來自開羅的米拿(23歲),商學院學生,教會長者的好朋友。

「我的手腕內側紋了一個小小的十字架。那是父母在我小時候給我的,他們希望提醒我時刻記住自己是個基督徒。這是埃及基督徒的傳統,我好多朋友的手腕也有十字架紋身。這個紋身對我幫助很大。有時候我會忘記神的同在,但我一看到手腕上的十字架,就馬上記起了祂的同在。我還時常在脖子上戴十字架。我害怕的時候就捏它,然後就覺得安全了。近來讓人恐懼的事變多了。埃及四處都有教堂被炸彈襲擊。沒准明天就輪到我們的教會了,說不准。但這也阻擋不了我去教會。能夠為基督死是莫大的榮譽。作為普通人我會害怕,但我知道神會保護我,祂有美意。近來的爆炸案對我有積極影響——它催促我活得與神更親近、對信仰更認真。我的禱告也不再淺薄,而是發自真心了。」

「神的平安大過對逼迫的恐懼。」

170831egypt-3

圖像:29岁的玛丽雅

來自上埃及的瑪麗雅*29歲),從事旅遊業。

「我們國家的黑暗正在蔓延,我也親身遭遇了逼迫,因此我不想公開自己的正面照和真名。帶著手推車站在我父親商店門口的那個人就在逼迫我們。他闖進商店來咒罵基督教和十字架,還威脅要把強酸潑在我臉上。他打傷我父親後,鄰居也來幫他。在我們的文化,倘若穆斯林與基督徒打起來,其他穆斯林永遠會站在自己人這邊,這是他們的宗教責任。警察完全不理會我們報的案。之後那人又來威脅說,要是父親的店再敢開張,就殺了他。我們整整20天停業閉門在家,不停禱告和哭泣。教會每天都有人來與我們一同禱告。起初我很害怕,但慢慢感到了不可思議的平安。這平安超過了我的理解能力,以前從未有過,也從不明白。但我卻覺得平安了,也不再害怕。父親教導我應當如何赦免逼迫我們的人,並且透過神的眼光去看他。我們一直在為那個人禱告。我們的努力還沒有結束,但我們知道神與我們同在。」

*為保護當事人,此乃化名

“你們要追念往日,蒙了光照以後所忍受大爭戰的各樣苦難:一面被毀謗,遭患難,成了戲景,叫眾人觀看;一面陪伴那些受這樣苦難的人。」(希伯來書 10:32-33)

主啊,為了埃及的弟兄姊妹感謝祢。他們確信自己有更美長存的家業存留在天上,所以,沒有丟棄勇敢的心,仍然忍耐。求祢使他們行完祢的旨意,得著祢的應許。阿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