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eight="a"/>

圖像:格洛麗亞修女於2月7日從馬里卡蘭加索的修道院被極端分子綁走。(來源:World Watch Monitor)

根據天主教信德通訊社(Fides)報導,今年2月於馬里北部遭綁架的哥倫比亞籍修女仍然活著,然而健康正在受損。

格洛麗亞 (Gloria Cecilia Narvaez Argoti) 修女「還活著但健康堪憂,她的一條腿和腎臟都不好」,哥倫比亞國家警察總參謀長告訴國家廣播電台RCN。

他補充說,專業反綁架機構(GAULA)正準備展開第二次營救任務,努力促成年過六旬的方濟各修女獲釋。

今年2月7日,一群襲擊者闖入了卡蘭加索(Karangasso)的一家修道院,綁架了格洛麗亞。這裡本是較安全的地區,鮮有伊斯蘭極端分子襲擊。綁架修女案的發生,意味著武裝分子勢力範圍在擴大。事發後幾個月都沒有組織宣稱對綁架案負責,而安全部隊的搜救行動也都沒有成果。

社區不安 服侍倒退

這是拉美裔人士第一次在這裡成為恐襲目標。從前,馬里北部的極端組織主要以歐洲人為襲擊目標。

錫卡索教區主管登貝萊神父評論說,此事給當地帶來了「不安與沈痛」,格洛麗亞修女被綁架一事,意味著當地居民從修道院獲得的服侍和援助將「嚴重倒退」。

神父告訴我們:格洛麗亞修女6年來照顧著這裡的孤兒。如今孤兒院已被迫關閉。此外,由於和格洛麗亞一同生活工作的4名修女現在都離開了卡蘭加索,原本教授婦女縫紉技術的工坊以及一間健康中心也被迫關閉。這些修女現在住在一個安全的地方,哀嘆著教區的服侍遭到了擱置。神父也為當地事工及其安全擔憂。案件發生使得相關工人可能被迫轉移工塲。

今年7月1日,與基地組織有關聯的一個聖戰者組織在網上放出了她的視頻,並聲稱對她和其他5名外國人質的綁架案負責。之後其中一名人質——南非人斯蒂芬 (Stephen McGowan) 獲釋,並講述了自己經受的折磨。

為修女禱告

如今格洛麗亞仍然下落不明,當地所有基督徒社區都定期舉行禱告會,祈求她能獲釋,而綁匪的心能被神改變。教會在營救她的行動中,通過當地電台發出了禱告和呼籲信息,並散發了營救傳單和海報。

(文章來源:World Watch Monitor

-----

馬里於2017年的《全球守望名單》排列第32, 主要逼迫來源:伊斯蘭壓迫。伊斯蘭極端主義威脅著馬里基督徒的生活,去教會聚會也可能困難重重。在北部,去主日崇拜幾乎是不可能的。敞開的門與當地伙伴和教會通力合作,為馬里教會提供:僕人式領袖培訓和門徒培訓、社會經濟發展項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