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eight="a"/>

圖像:薩比特神父

摩蘇爾大學復課

近來,數十位勇敢的年輕伊拉克基督徒決定回到故鄉,去摩蘇爾大學進修。經歷了極端組織佔領,大學終於重新開學。由於其他基督徒都離開了摩蘇爾,這些作出艱難決定的大學生在這裡感到勢單力孤。

卡蘭勒斯的薩比特神父因而接待了4位女學生,她們一直流散在較遠的埃爾比勒,現在,神父為她們提供住處,方便她們去摩蘇爾上學。神父還認識一些情形類似的男生。

如今從埃爾比勒到摩蘇爾的巴士已經重新運行,接送學生。每天亦有兩輛小巴載著29位基督徒學生在巴特拉和摩蘇爾之間往返;其中一輛屬於教會,接載11名學習醫學、藥學和牙醫學的基督徒學生。

薩比特神父支持大家回到摩蘇爾進修的想法,縱使有許多人心存顧慮,不敢回去。年長的難民對自己生活了一輩子的故鄉朝思暮想。「從1世紀開始,這就是我們祖先的城市。」他們懷念自己的老教堂和城裡的一切,這座城市是他們難以割捨的。

171102iraq-2

圖像:巴特拉鎮的多數建築都遭到毀壞

巴特拉基督徒為學校狀況擔憂

日前,家長陸續帶孩子回到巴特拉的學校註冊。不過,仍有許多人決定留在埃爾比勒等寄居地;有的家庭留在大城市為孩子治病,有的在那裡找到了固定工作,有些因為老家被毀而無法回鄉。因此有專門服務他們的學校開設在庫爾德地區。

但巴特拉的學校情況並不理想,學校外表看上去完好,內部設施狀況卻很糟糕,資源也缺失。巴特拉的11所學校因教室嚴重不足,學生只能輪替上課。教職員嚴重不足,有的已逃離伊拉克,或流散在庫爾德,有的已提前退休。

貝赫納姆神父四處求助,來為學校爭取資源。教學樓的天花板和牆壁狀況很糟。潮濕天氣使天花板雪上加霜。伊斯蘭國不單摧毀了一般設施,還摧毀了學校。神父希望全世界都能知道他們的困境。

此外,當地居民複雜的宗教背景也使不少人感到不安。什葉派和遜尼派穆斯林,敘利亞天主教和東正教基督徒,也曾在這裡混居,如今不同群體都回來重建家園。

巴特拉附近某一村校出現了有趣現象:學生全是穆斯林,教職工則全是基督徒。學校沒被損毀,所以教師都回去教書了。學生驚呼「哇,沒想到你們會回來」。他們本以為,伊斯蘭國犯下暴行之後,老師恐怕不會再回來了。

百萬個盼望的呼聲

伊拉克和敘利亞的基督徒的生命、生活和自由理應得到保護和保障,而敘伊教會在中東的角色尤為重要;敞開的門因而發起了“百萬個盼望的呼聲”湊集100萬個簽名,於本年底向聯合國秘書長遞交此呈請書。敞開的門誠意邀請您及您的教會在此關鍵時刻加入聯署,為我們在中東的弟兄姊妹發聲

-----

【百萬個盼望的呼聲】致聯合國秘書長 呈現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