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eight="a"/>

   一名中亞男子(圖片只供參考)

我是世界上最壞的人;我是罪犯;我是賊。我偷家裡的東西,偷別人的錢包。對我來說,向別人開槍不是一回事。那是蘇聯時代,當時警方懸紅通緝我。

1988年,我第1次被捕,之後坐過3次監牢。1995年,我被判6年監禁。

監獄裡有4,000多人,擠得很,麵包也不夠吃,就像集中營一樣。我有幾次因為行為問題被單獨囚禁。有一年冬天我被獨自囚禁15天,守衛拿走我的外衣,令我很冷,我咒詛每一個我認識的人,也咒詛神。

當我被單獨囚禁時,我找到一張寫了一個悔罪禱告的紙,上面寫著:主啊!請赦免我的罪。感謝主耶穌為我的罪流血。請祢作我的救主和主,進入我的生命。這些字觸動了我,我便背了下來。當我睡到凌晨5時,聖靈喚醒我。我起來走動,開始用我背了的禱文禱告。

兩、三天之後,我找到另一頁更長的禱文。上面寫著:主啊!現在我謙卑地來到祢面前,我將生命交給祢。我想成為祢的兒女,得享祢的生命。請祢賜給我聖靈和力量,好讓我盡所有力量來服侍祢!

我以這個禱告將我的生命獻給耶穌,並求祂用我傳揚祂的話,在祂的國裡服侍。我將整個生命交在祂手裡;之後8個月,我天天重複這個禱告。

在我坐牢期間,我的父母先後死了,所以有一年半的時間沒有人來探我,但神幫助我。我用下棋和玩紙牌來打發時間。

有一天,我的對頭也入獄,並想殺死我。但神保護我,我雖然受傷住院幾個月,但在出院的日子我也獲釋。不過我的對頭仍不放過我,有一次當我在車上時他開槍射我,我腹部中槍,住了5天深切治療病房,但死不去。

無處可去

出院後我無處可去,只好重操故業,作毒販。但交易出了狀況,對方要我們賠償40,000元,並向我們開槍。我方一人中槍,但我逃走了。

之後我逃到沙漠牧羊。那兩個月,我每天以那兩篇我背得滾瓜爛熟的禱文禱告。神在我心裡工作,有一天我終於對自己說:“夠了!” 我決定回到家鄉與別的信徒見面。在那裡,一位牧師教導我更多關於神國的事情。

我接受門徒訓練和心靈醫治。我承認自己的罪,也要饒恕很多人。後來敞開的門送我進聖經學院,學習聖經和基督徒的生活。神拿走我的石心,給我換上一顆有愛的心。

神給我工作和服侍

我國失業率高企,信徒要找工作更是難上加難。敞開的門給我小型貸款,讓我可以做一些小生意,於是我開了一間賣香料的小鋪。今年4月,我將貸款還清了。

在我們國家,基督徒常常受欺壓,家人和政府都恐嚇我們。幸好我們的教會成了該區唯一登記了的教會,我們為此已禱告了三年!

現在我參與帶領一個家庭聚會。神給我這個教會裡的身份,令我感到十分蒙福。請為我能夠組織家庭禱告,我很渴望會有妻子和兒女呢。

近況速遞

我們這裡愈來愈多逼迫;警察到我家搜尋基督教物品。雖然教會已經登記,但警察查看我們崇拜的次數愈來愈多。請為我們的安全,以及能夠自由信仰基督禱告。

也請為我的生意禱告,由於國家經濟困難,人們到我的鋪裡只買少量香科。請為我的收入禱告,讓更多顧客來到我的鋪中。

註:敞開的門想確保中亞的穆斯林歸主者教會能夠在經濟上自給自足,在靈性上得到能力去堅持信仰影響社會;小型貸款確對好像優素福*那樣的信徒產生很大影響。

*為保護當事人,此乃化名。

 

-----

奉獻支持各地受逼迫基督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