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eight="a"/>

圖像:黎巴嫩哈裡薩的一間教堂

有人說,中東快將沒有基督徒了。有見及此,中東地區教會領袖呼籲基督徒留在他們的國家。假如這不行,最少也要留在中東。

中東基督徒移居外國,是複雜的話題。有人移出,但也有人移入,包括移民工人、宣教士等等。

幫助因信仰受逼迫的基督徒的人,鼓勵他們作出明智的選擇,以應對自身的挑戰。他們說,移居外國是最後的選擇,其他的選擇包括默默接受和冷靜抵抗。離開往往是最困難去實行的選擇,並會有深遠的影響。

有埃及的教會領袖發現,系統性的歧視比偶爾的暴力攻擊,對教會造成的傷害更大。這從人們靜靜地離開,到外國工作和定居可以見到。宗教上的人口統計是十分複雜和具爭議性的,但一般的傾向十分明顯:自第二次世界大戰以來,被視為基督徒的人口比例下降了。在伊拉克,1991至2003年的國際制裁時期,可能比接下來的內戰對基督徒有更大的影響。在敘利亞,1958至1970年的土地改革,不成比例地影響了基督徒,促使很多人離開。人才外流影響所有的社區,對商業、教育、公共服務、政治和宗教團體的領導層,都有長遠影響。

有研究指出,為了逃避重大逼迫而移居西方國家的基督徒,90%會在5至10年內不再信奉基督教。造成這個情況的原因有很多,但最主要是因為西方和別的國家的文化差異。但令人意外的是,從伊朗去到西方的基督徒卻是例外。

黎巴嫩的情況是移民的縮影,它歡迎大量來自各地的移民工人。他們有些人被善待,也有很多人被虐待,甚至被視為奴隸一樣,只能在工作地方活動,不准外出。2017年中的自殺率是每星期最少一個。

黎巴嫩還說明了強迫流散的動態。1975至1991年的內戰,令黎巴嫩實行宗教隔離,國中有些地區以基督徒為主,有些地區卻很少。要打破這種文化並不容易,但從近年觀察所得,黎巴嫩教會愈來愈願意與非基督徒群體接觸。自2011年起,大量敘利亞人湧入黎巴嫩,可能對此起了一定作用。有憐憫心腸的人對需要被接納,需要住處和有人傾聽的人作出了回應。此外,黎巴嫩也接待了很多流離失所的伊拉克人和巴勒斯坦人。

有一件事情很清楚:中東的教會一直在轉變。一些歷史悠久的教會會更有能力歡迎穆斯林背景的人成為信徒。在某些地區,甚至有教會的穆斯林歸主者,比傳統基督徒數目更多。

安德魯斯(Jonathan Andrews)2003年起研究中東事和寫作關這方面的事情。想了解更多,可以看他的新書Last Resort–Migration and the Middle East’

來源:World Watch Mon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