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eight="a"/>

圖像:瑪蒂娜接受敞開的門創傷護理員的輔導

如果你聽到瑪蒂娜說的英語,你不會猜到她只有12歲。 她說得很清楚,表達得十分好。假若你知道她是尼日利亞的一名基督徒寡婦的女兒,你會更加驚訝。

“這是我姐姐,這是我媽媽,她們面對棺材站著⋯⋯這些是我們帶給爸爸的花朵。這就是我-被媽媽背在身後。” 瑪蒂娜拿著自己繪畫的圖畫,描述父親的葬禮。在紙張上,她還寫道:“爸爸,我們真的很想念你; 希望你的靈魂安息; 你永遠在我們的心中。”

“我才兩個月大的時候,我爸爸就去世了,我長大以後,總是覺得遺憾,希望自己能參加他的葬禮;希望自己能親眼見過爸爸;也希望自己能知道他下葬的地方。”

瑪蒂娜的基督徒父親生前是一位警員。2005年在一次穆斯林和基督徒之間的衝突中犧牲了。這位年輕的女孩從未能接受自己無父的事實。此外,她父親也一直未能得到妥當安葬。因此瑪蒂娜也不知道可以去哪裡找到慰藉。

“在學校裡我聽到朋友們談論他們的父親,以前我總是想要有父親,我也曾不斷求神賜給我一個父親。”

尼日利亞常見的情況,就是失去丈夫的寡婦會被男方家人徹底拋棄。瑪蒂娜的母親就是這樣遭拋棄而獨自求生。這使她的生活極其艱辛。瑪蒂娜雖然年幼,卻敏銳地意識到這事。

瑪蒂娜毫不避諱地與我們的創傷護理員分享自己的悲傷和憤怒。“我家過得一點都不好。所有負擔都壓在媽媽的肩頭上。唯有她餵養我們,給我們供書教學,我的叔叔卻絲毫不關心我們。”

在瑪蒂娜參加的創傷治療的兒童組中,她畫了父親下葬的畫。創傷護理員與女孩談話,幫助她理解自己的感受,藉著圖畫表達出對父親所背負的情感困擾,並在精神上埋葬了父親,儘管那在現實中從未發生過。

“我終於安葬了爸爸,我得以親自埋葬他了。從那天起,我就覺得自己回復了正常,感到安息。”

Nigeria_2017_0270101783

圖像:創傷護理中心的建設進展順利

敞開的門正在尼日利亞北部建立一個創傷治療中心。個人或團體都可以到來,在我們的看護下接受為期數天的創傷特別護理。

尼日利亞人受到的創傷五花八門:有博科聖地、戰爭、種族危機、宗教危機。到處都有人受到心靈的重創。有些人因為遭受了很大壓力,就做出不正常的行為。如今有了這個中心,我們終於能更好地幫助他們從傷痛中復原。

祈禱:

  • 感謝主讓我們有機會為像瑪蒂娜這樣受創傷的孩子帶來希望。願瑪蒂娜在成長路上不斷地經歷神的同在和安慰。
  • 求神保護和使用創傷治療中心,引導工作人員有敏銳的心靈去服侍每個受助者。
  • 願尼日利亞眾多受到暴力影響的基督徒得著醫治,在我們的救主的愛和知識中不住成長。

-----

奉獻支援各地受逼迫基督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