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eight="a"/>

圖像:麗莎‧皮雅斯(最右)、敞開的門團隊及伊拉克的基督徒到紐約把《百萬個盼望的呼聲》呈請書遞交給聯合國。

2017128日日誌——麗莎皮雅斯——敞開的門(英國及愛爾蘭)行政總裁)

今天是向聯合國主要官員陳述“百萬個盼望的呼聲”的訴求,請他們運用影響力為中東基督徒建立未來的第一個回合。這個挑戰的巨大,以及中東情況的複雜,不是時事專家也會知道;就連非基督徒也會曉得,要基督徒及別的宗教小眾的情況有巨大的改變,恐怕只有神蹟才行。

因此有人問:“為什麼不集中於祈禱的奇妙工作,求神賜下食物、住所、聖經和創傷治療?要幫助他們取得食物或某種居住的地方已經不容易,要為他們發聲豈不是更加機會渺茫?而你又怎知道這一定有效?”

這些問題很合理,也很重要。

我相信這很在乎我們準備要做什麼:是要為教會發聲?還是給他們別的幫助?還是既為教會發聲,又給他們別的幫助?但我們要留意,聖經看這些事情,並不是非此即彼——神屬性裡的公義、憐憫和慈愛是分不開的。以賽亞書58:6-7是最佳的說明:“我所揀選的禁食,不是要鬆開兇惡的繩…使被欺壓的得自由…不是要把你的餅分給飢餓的人,將飄流的窮人接到你家中,見赤身的給他衣服遮體,顧恤自己的骨肉而不掩藏嗎?”

敞開的門在敵視基督徒的國家藉著當地教會與草根階層的聯繫,對政客和有影響力人士的益處,往往被低估。這些政客通常活在自己的圈子,很難知道人民的真實情況。他們所做的決定都是在政治的層面,對教會一是造成負面影響,一是令教會失去得到正面影響的機會;那些關乎救助、貿易或軍事行動等的決定,都是在未明白宗教形勢之下作出的。因此,對於我們能夠細緻講出教會的現況,他們十分感激。

為了有效為教會發聲,我們要認真處理,因此我們需要集體的禱告和相關的基督徒的聲音。在這個星期的會議中,我們明確代表143個國家的808,172名基督徒,包括中東的202,000多名基督徒*。他們希望那些將會與我們會面的人聆聽到教會現在發生的事情,希望他們明白和認真考慮我們的特別提議,讓他們特別聚焦支持在敘利亞和伊拉克被圍攻的勇敢基督徒社群。這些集體的聲音大大地加強了其嚴肅性、可靠性和份量。從某種意義上說,所有簽署人都和我們參與到每個會議中;還有12歲的諾亞和他父親,他們勇敢地代表幾百萬人說出他們的故事。

當然,影響國際領袖以確保基督徒領袖有份參與目前正開始的復和計劃,確保基督徒社群得到合理的國際援助,以及積極監察尼尼微平原上對基督徒的暴力事件,這些都不是輕易被傾倒的“耶利哥城牆”。但我們可以一步一步扭轉榨取教會生命的逼迫壓力。

眾人的禱告,以及全球教會的聲音,已經為中東的肢體發動起來了,但還有更漂亮的事情,就是我們粉碎了撒但希望敘伊肢體相信的謊言:神已經忘記了他們,他們如同隱形。為什麼馬太福音10章,神連我們的頭髮也數過的經文那麼經常被人引用?因為這顯明了神的臉轉向我們、看見我們,並且關心我們每一個。中東的同工做得很好,因為他們讓敘伊的教會領袖常常得知我們為他們禱告、發聲的行動、發聲的人數,這對基督徒來說,是多麼重大的鼓勵。

我很喜歡神不同的希伯來名字,其中一個是“祢是看見的神”。神看見祂受苦的兒女;祂呼籲基督的肢體參與其中。當我們拿出自己的餅和魚,絕對仰賴信實的主,祂便會用我們所獻上的些微東西,藉著禱告、供應和呈請而倍增下去。我們是祂更偉大的故事的一部份,要彰顯祂的愛,要使人恢復盼望。這是何等的權利!

*華人基督徒聯署人數:274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