付上最大的代價

朝鮮再次成為《全球守望名單》的第1位,而緊隨其後的阿富汗,在《2018全球守望名單》的排名制度中,只和朝鮮相差1分。這兩個國家在政治和社會結構方面大相逕庭,但有一點是肯定相同的,就是在朝鮮和阿富汗的基督徒,都要為跟隨耶穌付上沉重的代價。

伊斯蘭革命運動

伊斯蘭主義在非洲和亞洲迅速傳播。為了令更多國家歸於伊斯蘭教的控制和統治,阿爾蓋達和伊斯蘭國等武裝組織,竭力藉著暴力途徑達成這個目標。而那些激進的伊斯蘭份子或組織,則以政治或向大眾傳教的方式,積極傳播他們的思想。非洲東面、西面和北面以伊斯蘭教為主的國家,例如:馬里突尼西亞等,尤其增加了對基督教的排斥,甚至一般市民也不喜歡基督教。

宗教愛國主義漫延亞洲

亞洲的印度教和佛教國家,同樣也試圖消滅國中所有別的宗教。像“是印度人就要做印度教徒”,或者“是斯里蘭卡人就要做佛教徒”等等信念,令基督徒大受逼迫。

尼泊爾上一次登上《全球守望名單》是2007年,今年卻一躍至25位。由於尼泊爾人視為老大哥的印度在傳播印度教方面取得成功,激進的印度教尼泊爾人因而受到啟發。

不只是炸彈或手槍

基督徒受逼迫,常常被人與暴力事件相提並論,例如:巴基斯坦尼日利亞的信徒,受到激進武裝份子炸彈和手槍的攻擊。但根據敞開的門的研究顯示,很多時,日常生活中來自家人和社區的歧視和騷擾,以及來自政府的限制(我們稱之為“壓制”),令基督徒最受壓力。《全球守望名單》上的國家,無論是屬於伊斯蘭教、佛教,還是印度教,他們的社會都變得更激進。

好消息

在《全球守望名單》的統計數字背後,是在敵對的世界裡為跟隨耶穌付上代價的真實的人。但即使在極大的艱難之中,受逼迫的基督徒都活出神要他們在世上作光作鹽的使命。全球有數以萬計的信徒因為信仰被監禁在獄中或勞改營中,而他們就在身處的地方作基督的使者,向那些可能不再有機會聽到福音的囚友傳講福音。同一時間,神的國正在擴張;他們可能在地下活動和成為秘密信徒,但他們的數目肯定正在上升。

觀看《2018 全球守望名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