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eight="a"/>

匠人所丟棄的石頭已成了房角的頭塊石頭。這是耶和華所做的,在我們眼中看為奇妙。(詩118:22-23)

羅納德在《堅忍的信仰》一書中寫道:“你的人生目標可能仍是個謎,世上的事可能也是如此,但這無所謂。神在掌管一切。我們無須理解每件事物及改變它們。”[1]

羅拔·托馬斯是一名威爾士的傳教士,在十九世紀中葉,他對韓國這個恐懼外國人的隱藏之國深有負擔。1865年他在中國,一次他足等了一生的機會來到了,一艘美國船——謝爾曼將軍號──將要由大同江駛到首都平壤,希望吸引韓國人與他們做生意。托馬斯買了一張臥鋪船票,希望遇到平壤的一些會說漢語、會寫漢字的學者,並且盡他所能隨身攜帶了一些中文聖經上船。

當他們到達平壤時,他們不受韓國人歡迎,船被卡在沙洲上並且著了火。當船員涉水上岸時,他們被守候的韓國人殺死。托馬斯也涉水上岸,他還沒來得及說話,頭就被致命的一棒狠狠擊中,人跌落到水中。襲擊他的殺手注意到他隨身攜帶了一些書本,就撿起幾本濕透了的書。他看到它們印刷精美,便把它們弄乾,分開書頁。他不認識字,決定用這些紙張作為他家外牆的糊牆紙,這是那時的習俗。

幾個星期後,當他從田裏回到家時,發現一組學者正在認真地研讀他家的外牆,想像一下他當時是多麼驚訝!其中一位學者經由研讀牆上一部分的福音書而成為基督徒。他的下一代——他的侄子——在沈陽,得到一名鮮為人知的蘇格蘭傳教士約翰·羅斯的幫助,將新約聖經譯成了韓國文字。

羅拔·托馬斯從沒活著看到他的勞動或者他為韓國人民的禱告所結出的果子。他死了,他人生的目標沒有完成,他的潛能沒有實現。對任何知道托馬斯離世的人而言,他的生命在他死後好幾年都依然是一個謎。

但是他的生命並非徒勞。生命的意義並不在於我們做了什麼,而在於神用它做了什麼。成功不在乎我們的成就或我們所做的事,而是在乎神給予我們的位份或怎樣用得著我們。我們從受到逼迫的教會身上學到的一課是:不完全認清自己生命的意義就死去並沒大不了,反而,因著神的憐憫,我們可以得到安息,並且相信,神使用我們幫助祂建立永恆的國度。[2]

回應:今天我將我所處的位置、我的目標、我的潛能全交到一位良善且慈愛的神手中。

禱告:願我在任何時候都懂得祢在掌管一切,並因此讓祢成為我生命的主。

[1]Ronald Boyd-MacMillan, Faith That Endures (Grand Rapids: Fleming Revell, 2006), p. 315.

[2] 同上, p. 3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