圖像:努巴山聖經學院的畢業生收到敞開的門支持者送贈的自行車

在蘇丹這個非洲第三大的國家,伊斯蘭教是主要的宗教。基督徒與穆斯林相處時要極為小心,因為任何提到他們信仰的事情,都會被視為鼓勵人背棄伊斯蘭教的行動

米利暗‧伊巴謙因為嫁了一名基督徒,兩名牧師因為宣講基督信仰,都被判了死刑;幸而得到國際呼籲,包括敞開的門等機構的援助,他們分別在2014年和2016年獲釋。

從他們的故事,我們可以一瞥蘇丹逼迫基督徒的嚴苛實況。自1993年開始,蘇丹在敞開的門的《全球守望名單》上都榜上有名;2017年排名第5,2018年則排名第4

一個宗教、一種文化

蘇丹的逼迫是涉及系統性的;有時候,會令人聯想到種族清洗。根深蒂固的伊斯蘭文化,讓政府嚴格執行“一個宗教、一種文化”的政策,導致阿拉伯人與非洲人、穆斯林與基督徒之間的極大衝突。

數十年來,宗教衝突引致戰爭不斷;南、北蘇丹更因為是否要實施伊斯蘭教法而衝突了20多年。當2011年南蘇丹獨立之後,蘇丹政府便立即確定要實施伊斯蘭教法。

對蘇丹的基督徒來說,伊斯蘭壓迫和獨裁統治是主要的逼迫來源。人們生活的各個領域都感受到宗教緊張,但基督徒社區最為嚴重。有些基督徒會被控以“間諜活動”而被捕,在衝突持續不斷的地區,基督徒遭到不分青紅皂白的襲擊。信徒多年來失去了聚集敬拜的教堂,因為許多教堂已被拆毀,其他也將會被拆毀。政府經常拘捕和恐嚇基督徒領袖,並曾經不只一次要求他們將帶領教會的領導權交給政府的委員會。

在2018《全球守望名單》的報告期內,政府關閉了20多間教會,並有最少3名基督徒被殺。

蘇丹人口4千2百萬,當中大概有2百萬名基督徒。敞開的門與當地伙伴合作,幫助他們做門徒訓練、為逼迫作準備、神學培訓、創傷護理,以及其他服務。

 

圖像:數以百計的人湧到努巴傳道人和宣教士的畢業典禮中

特別探訪

努巴山的逼迫尤其嚴重,努巴人曾經與南蘇丹一同謀求獨立,但南蘇丹獨立之後他們被留在北方。他們至今仍然尋求獨立和崇拜的自由。

對於蘇丹的基督徒來說,值得歡慶的場合不多。但最近有一個慶典 – 新任傳道人的畢業典禮,他們將要去服侍受逼迫的基督徒。我們在當地的伙伴菲佳魯*也去了努巴山探訪他們。那天有18名學生畢業,該聖經學院是由敞開的門支持的,我們也送給每名畢業生一輛自行車,以減少他們徒步到處走的時間。

這所聖經學院,正在培訓數百名傳道人和宣教士。它的在職培訓方式幫助學生邊學習、邊服侍努巴山的民眾。

饑荒

雖然努巴山地區現在暫時停火,但之前幾年的轟炸,導致很多人流離失所,人道物資的渠道受阻,人民處於饑荒之中。醫療、教育等基本服務更是從缺;孤兒和寡婦最受影響。

適應力強的民眾

適應力強、願意犧牲和樂於服侍,是努巴社群的標記。他們常常請別人為他們禱告,幫助他們擴展神的國。有時候,他們要求種子,好讓他們種植作物。他們幾乎沒有要求過食物,但最近情況變得如此糟糕,他們別無選擇,只能尋求幫助。

敞開的門在5個地區為12,500名孤兒和寡婦提供緊急食物(高梁和豆類)、藥物和蚊帳。此外,我們還支持一些培訓教師和牧師的學校,以及定期探訪信徒。

在努巴山地區,每個家庭仍然可以住在一起,這強化了教會和整個社區。現在食物的供應增加了,聖經學院也能夠為地區教會培訓牧師。

你的禱告支持,讓努巴山的弟兄姊妹以及整個蘇丹,不但能夠生存,更能夠有力地見證基督。

*為保護當事人,此乃化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