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eight="a"/>

我在他們裏面,你在我裏面,使他們完完全全合而為一,讓世人知道是你差我來的,也知道你愛他們,如同愛我一樣。(約17:23)

逼迫、壓力和苦難也可以促進合一,並因此榮耀神。緬甸是我經歷的第一個例子。1966年,緬甸政府將傳教士逐出境,而我首次前往緬甸是在二十世紀七十年代早期。當時的教會在佛教主導的社會中屬於小眾群體,且處在相信無神論的社會主義政府的領導下。我在緬甸的主日是這樣度過的:上午,我受邀請為弟兄會的信徒們講道、掰餅;下午,我則和浸信會的弟兄姊妹分享信息;晚上,我在五旬宗的教會裏講道。沒有人過問我所屬的宗派。我就只是一位代表遠東廣播公司這一福音廣播組織的“主內弟兄”。

這樣的合一令人振奮。讚美主,我在世界其它地方也發現了如此的合一,不過大部份都是在北美以外的地區。在地理位置上最靠近我們的當屬古巴島了。在那裏浸信會和五旬宗的牧者會定期見面,數小時一同跪在神面前禱告,和他們在一起是何等的喜樂啊!在那裏與來自各個宗派的會眾和講員一起參加青年福音聚會,這是多麼振奮人心啊!難怪復興之風仍繼續席卷古巴島直至今日。

來自烏干達的凱法牧師在分享時談到,儘管教會處在伊迪·阿明強烈逼迫之下,聖靈卻將烏干達教會眾領袖的心連結在一起。於是,他們不再關注彼此之間的分歧,也不再熱衷於大型的佈道大會上,而是將注意力轉向到彼此相愛這焦點上。凱法牧師寫道:

過去,我們大多數人都試圖以自己所認定的各種方式去傳福音。當我們還是年輕信徒時,在佈道訓練中心所接受的重點教導是走出去,而不是愛;最重要的是事工,而不是弟兄姊妹。於是,我們變得愛說教,甚至勝過愛我們佈道的對像;我們開始愛那些在佈道大會中歸主卻不認識的面孔,甚至超過愛我們在基督裏的弟兄姊妹。

現在,當聖靈開始使我們心靈合一時,我們發現在大使命以先,神已經為我們設立了一條命令:要彼此相愛。因此,我們為彼此之間的分歧而悔改認罪。過去我們一直為著彼此的差別耿耿於懷——聖公會的弟兄姊妹決不向浸信會的信徒問好;五旬宗的信徒遇上羅馬天主教的信徒時,也決不會認為對方是自己的弟兄。但是,如今我們聽從了神的吩咐,彼此委身,活出了被拆毀的生命。我們的團契關係不是建立在洗禮、方言和禮拜儀式的基礎上,而是建立在耶穌基督的寶血之上。[1]

回應:今天我以神的計劃和旨意為樂:因為祂的孩子們合一同行。

禱告:神啊,願我今天對弟兄姊妹的愛心,並我們之間的合一,能夠使世人看見耶穌是祢所差來的。

[1] F. Kefa Sempangi with Barbara R. Thompson. A Distant Grief (Glendale, CA: Regal Books, 1979), pp. 42-43.